自古美人多致命!

阅读本文时,建议您点开音乐,边听边看感受更佳!

文中灰色字代表画中故事

褐色字代表画家生平故事



CHAPTER 01
夏洛特夫人

自古美人多致命!
The Lady Shalott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88

夏洛特夫人乘着小船离开小岛,她正去寻找爱情,那三根蜡烛和黑色的船身刻着夏洛特的名字,预示了她的死亡,她手中正握着船的锁链,刚刚解开还未将其放下。

自古美人多致命!
The Lady Shalott(Detail)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88
 
她把船身铺满织好的毯子,像布置自己临终的棺材一样。毯子上的图案清晰可见,一幅织的是城堡前一个忧愁的姑娘,另外一幅是一群骑士,其中一个仿佛正回眸凝视着画外,画家在此处暗示了她的孤独和对爱的渴望。

自古美人多致命!
The Lady Shalott(Detail)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88
 
船头点燃的三根蜡烛已经熄灭了两根,船头的灯微微发着红光,就像她的生命之火,微弱得一息尚存。在十字架上受难的耶稣,不就是现在为了爱情、自由而受难的夏洛特吗?

自古美人多致命!
The Lady Shalott(Detail)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88

夏洛特夫人的嘴唇微微张开,她的歌声随着河流飘荡在山野中。神情悲怆而凄美,这是诅咒降临的绝望表情。被诅咒而与世隔绝的夏洛特离开亚瑟王城堡时解开镣铐的一瞬间,她走出这个区域奔向自由也同时意味着自己生命的终结。

自古美人多致命!
The Lady Shalott(Detail)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88

这个故事来源于丁尼生的诗歌《夏洛特夫人》,一位叫夏洛特的美丽女子,被魔法囚禁在一座岛上日日夜夜地织布。她每天只能通过一面镜子观察这个世界,于是她一边唱着歌,一边将镜中景象织到布中。她独自成长,宛若一朵无名的花,盛开时无人欣赏,凋零时也无人感伤。

这幅画是沃特豪斯晚年的画作,此时的夏洛特已厌倦了日复一日地纺纱,更讨厌看到镜中散步的恋人。纺纱的线球滚落了一地,她已经对镜子中的景象毫无兴趣,双手也没有放在织布机上,而是拢着头发,神情呆滞、百无聊赖地望着前方。

自古美人多致命!
 I am half-sick of shadows, said the Lady of Shalott
“我受够了阴影”,夏洛特夫人说道
(画中夏洛特夫人正在纺纱中)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88

回望被困岛上的时刻,她对这死一般寂静的生活感到厌倦,她感叹着“我是半死的影子”。直到有一天,她看到骑士朗斯洛特流星般驰骋而过,宿命般疯狂地爱上了他。爱情一旦降临,促使她渴望自由的心怦然而动,于是她决定立即逃离这个禁锢她的地方。在这一刹那,镜子在她身后碎裂。
 
她离开织机、离开织的网,
她三步两步走过她闺房,
她看见睡莲的花儿开放,
看见那盔顶的鸟羽飘扬,
她望着那卡默洛特。
那网飞出窗,直朝远处飘,
那镜子一裂两半地碎掉,
她喊道,“我呀已在劫难逃”——
她就是女郎夏洛特。
——丁尼生

自古美人多致命!
The Lady of Shalott Looking at Lancelot(Detail)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94

这幅画中的夏洛特正准备逃跑,她的眼神非常明亮,充满渴望地看着远处。背后的镜子已碎,但仍然隐约可以看见一个白衣骑士的身影,镜中还有她的背影,表示这不再是镜子所给的虚像,而是实实在在的眼前景象,骑士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自古美人多致命!
The Lady of Shalott Looking at Lancelot(Detail)
夏洛特夫人后方镜子中清晰可见白衣骑士的身影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94
 
她急切地跑出去,手上的织布梭还没来得及放在一边,纺纱球掉落得遍地都是,纱线缠绕着她的双腿仍阻挡不了她的脚步。
 
她就这样走出了禁锢她的城堡,在船边点上蜡烛,挂上十字架,躺在铺着挂毯的小船上,决然而忧伤地看着远方的城市卡默洛特,唱起了歌。明知诅咒降临,她也要去那个地方寻找她所爱的骑士朗斯洛特。
 
那河的水面上幽暗昏沉;
像个恍惚的勇敢占卜人
预见到自己的全部不幸——
她那木然而呆滞的眼睛
遥望着那卡默洛特。
天光将冥的茫茫暮色里,
她解开船索,躺下在船底,
让宽阔的河载着她远去,
载着这女郎夏洛特。
——丁尼生
 
她的歌声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唱到她的血液渐渐冷却,唱到她完全丧失视力。小河温柔地载着她终于抵达卡默洛特,人们看到了美丽而苍白的夏洛特,但她早已在歌声中死去。



CHAPTER 02
沃特豪斯


约翰·威廉·沃特豪斯毕生致力于希腊神话和亚瑟王传奇故事等古典宗教历史题材的描绘,他的女性人物肖像同样出彩。沃特豪斯善于从荷马的恢弘史诗和丁尼生、济慈诗歌的缱绻想象中汲取灵感,在画中编织真实又遥远的梦,记录那些濒死挣扎又通往诗意的神秘、颓废、唯美、感伤瞬间。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喀耳刻把酒杯给尤利西斯》

喀耳刻是太阳神赫利俄斯和海仙女珀耳塞的女儿,她一头红发,住在艾尤岛上。在古希腊文学作品中,她善用魔药,并经常以此使她的敌人以及反抗她的人变成怪物,是女巫、女妖、巫婆等称呼的代名词。

根据《奥德赛》,特洛伊战争结束后,奥德修斯一行人在返回国土的途中来到了喀耳刻所在的艾尤岛,喀耳刻盛情地邀请他的船员到岛上大餐一顿,但其实食物中被喀耳刻放入了药水,会把船员都变成猪。沃特豪斯的《喀耳刻把酒杯给尤利西斯》表现了这个场景,画中的喀耳刻右手执酒杯,左手拿着魔法仪式用的剑,美丽而高傲,她身后的圆镜中映出的是奥德修斯。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喀耳刻下毒》

船员们进食后都变成了猪,只有一名船员欧里罗科斯侥幸逃脱,他立即回到船队里,将情况报告给了奥德修斯。同行的信使赫耳墨斯建议奥德修斯利用草药去抵抗喀耳刻的魔法。经过一夜的努力之后,喀耳刻被打败,船员们被一一恢复了人形。因此,奥德修斯获得了喀耳刻的爱情,并承诺会在未来一年中帮助他返回家乡。他们在艾尤岛上整整居住了一年,之后喀耳刻建议奥德修斯经由墨西拿海峡返回家乡,但在这个海峡上他将会遇到名为卡律布狄斯的危险漩涡和海妖塞壬。喀耳刻告诉了他安全通过的方法,在喀耳刻的帮助下,奥德修斯顺利地完成了下一段征程。

1849 年 4 月 6 日,约翰·威廉·沃特豪斯出生于意大利罗马,他的父母都是英国画家,一家人过着简单、宁静的生活。

1850 年,在沃特豪斯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家人就搬回了英国,住在肯辛顿。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

随着沃特豪斯一天天长大,父亲开始教他画画。沃特豪斯对自然环境充满了热情,也对生活中健康、优雅的女性形象深深着迷。

自古美人多致命!

约翰·威廉·沃特豪斯
1849-1917
 
沃特豪斯学的很快,没过多久,他便开始为父亲当助手。在这期间,他还会在父亲教他的技法的基础上,研究一些创新的手法,他发展了自己作为艺术家的独特技能。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塞壬》

沃特豪斯的《塞壬》描绘的是传说中美丽的海妖,她们的形象类似于美人鱼或人头鸟身,常抱着竖琴坐在礁石上,歌声甜美且危险,传说会使船触礁沉没,然后她们会吃掉被引诱的航海者。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奥德修斯与塞壬》


然而奥德修斯因为有上文中巫术女神喀耳刻的帮助,他顺利通过了海妖塞壬的领地。在沃特豪斯的《奥德修斯与塞壬》中,奥德修斯听从喀耳刻的建议,让所有水手都用蜂蜡塞住耳朵,但由于他非常好奇塞壬的歌声就没有封住自己的耳朵,他命令船员将自己绑在桅杆上,无论到时候他怎样哀求都不要解开。当船驶过塞壬的领地时,奥德修斯果然被歌声迷惑并要求船员松绑,船员谨记之前的命令,不但没有给奥德修斯松绑,反而把他绑得更紧,于是奥德修斯安全离开了塞壬的领地,成为了唯一听过塞壬歌声却没有丧命的凡人。

自古美人多致命!

The Soul of the Rose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908

自古美人多致命!
Windflowers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902
 
1870 年,21 岁的沃特豪斯被皇家美术学院录取,开始学习绘画和雕塑课程。在学院,他受到了传统的古典绘画教育,并于 1874 年在皇家美术学院夏季画展上展出了他的第一幅作品。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海拉斯与水仙女》

水仙女是希腊神话中宁芙的一种,宁芙不同于女神,她们介于神与凡人之间,无法永生,但可永葆青春,永远是美丽可爱的纯真少女。她们是大自然中的精灵,有的侍奉女神,有的则自由生活,掌管着自己的栖息地。

自古美人多致命!

《海拉斯与水仙女》局部

沃特豪斯的《海拉斯与水仙女》是关于水仙女最著名的画作,被认为象征着危险的女性情欲。大力神赫拉克勒斯杀死了海拉斯的父亲,把海拉斯带在身边抚养,两人逐渐成为了亲密无间的伙伴与恋人。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水仙女》

他们携手登上“阿尔戈”大船,参加了寻回金羊毛的远征。某天海拉斯被派去岸上寻找淡水,谁料岸上的池塘都是水仙女的领地,水仙女们一下就被海拉斯的美貌吸引,纷纷向他靠拢挽留,不动声色地把海拉斯拉入水中。

沃特豪斯早期的作品依循着阿尔玛·塔德马和莱顿勋爵的古典沙龙风格,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个人特征凸显出来,在 1916 年之前,他几乎每年都在皇家艺术学院展出绘画作品,并开始在圣约翰伍德学校任教。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圣塞西莉娅》

塞西莉亚被尊为音乐的守护神。她的出生年月已经无可考证,但是卒年大概是公元 177 年。

塞西莉娅是罗马名门望族大家闺秀,虽然她早年立志终身不嫁家里还是将她许配给了一个叫瓦伦瑞安的年轻贵族。在他们的洞房花烛之夜,塞西莉亚成功的说服了她的丈夫尊重她永守贞洁的誓言。之后塞西莉亚又使瓦伦瑞安和他弟弟太布尔体阿斯皈依天主成为了基督徒。

据说,在婚礼上,当亲朋好友们载歌载舞时,塞西莉亚一人独坐一旁,嘴里念着对神的赞美诗。当晚,塞西莉亚对新郎说:“我有一位上帝的守护天使看护着我,如果你用凡俗之人的夫妻行为来沾染我,他将会愤怒,你也会受到惩罚的。但是如果你尊重我的处女之身,他将会象爱我一样爱你。”

当被瓦伦瑞安问及天使何在时,塞西莉亚告诉他说你的皈依受洗之日就是你瞻仰天使圣容之时。于是瓦伦瑞安就去接受了洗礼,成为了一名基督徒。当他回到妻子的身边时,真的看见了一个天使和塞西莉亚站在一起。

天使告诉他:“我要给你们俩每人一个花冠。它们来自于天堂,象征着你们将要过的生活。如果你坚信上帝,他将赐予你天国世界永恒的花香。”随后,天使给了塞西莉亚一顶玫瑰花花环,又给了瓦伦瑞安一顶百合花花环,来自于天外的香气充满了整个屋子。这时,瓦伦瑞安的弟弟太布尔体阿斯来串门,目睹了这一切,也成为了基督徒。

当时,作为一名基督徒是极其危险的。在对早期基督徒的迫害当中,不断有教徒被杀害并弃世荒野的。新近成为基督徒的瓦伦瑞安和弟弟太布尔体阿斯积极承担起了寻找并秘密安葬殉道者的工作。终于有一天,他俩也被捕了,也被当权者勒令放弃他们的信仰。在死亡面前,他们勇敢的选择了他们所信仰的真理,而后双双被砍头弃尸。同时殉道的还有一名罗马军官马克西马斯。

目睹了瓦伦瑞安和太布尔体阿斯对于真理的坚定捍卫和从容赴死的大无畏气概,这个军官当即宣布自己也是基督徒,从而也被送去了法场。塞西莉亚在偷偷埋葬了他们的尸体后遭到逮捕。她同样被给予了选择自己生死的唯一机会:如果她向罗马的异教神献祭便可以活下来,否则,她将被处死。塞西莉亚毅然选择了后者。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圣塞西莉娅》局部

尽管迫害者们决意要处死塞西莉亚,他们还是害怕面对人们的指责。毕竟她年轻美貌,纯洁善良,仅仅因为她的“异端”信仰而被处以极刑还是见不得人的,说不定还要引起公愤。所以迫害者们准备背地里将塞西莉亚秘密杀害。他们把塞西莉囚禁在她自家的蒸汽浴室中,想让她自己窒息而死。整整一天后,塞西莉亚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一计不成,迫害者们又派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去负责干掉她。可是这个铁石心肠的刽子手在塞西莉亚面前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最后,他在砍了三刀却没能将塞西莉亚斩首的情况下逃之夭夭了。这时的塞西莉亚脖子上的刀伤很深,使她的头和颈处于半分离状态,但是却一息尚存,神志清醒。她趴伏在地上,脸面向地面,双手交叉作祈祷状。三天三夜后,终于归天而去。

塞西莉亚的同修们、早期的基督徒将她的尸体着以华贵的衣装,安置在柏木棺材内,并在下葬时保持了她临死时的姿势。几个世纪过去后,在公元 822 年,教皇派斯考一世想把圣人的遗骸移至位于罗马的以她名字命名的圣塞西莉亚大教堂,可是苦于找不到她的坟墓。一次当教皇在祈祷中,圣人向他显灵并告诉了他坟墓的确切位置。人们果然在所指的地方找到了。教皇将圣人的尸身,丈夫瓦伦瑞安,小叔太布尔体阿斯以及马克西马斯的遗骨一齐葬在了教堂的圣坛下面。

1883 年,沃特豪斯娶了埃丝特·肯沃西为妻,她是伊林一所艺术学校的老师的女儿,也是曾经在皇家艺术学院的展览会上有参展作品的画家。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伊阿宋和美狄亚》


在希腊神话中,美狄亚是科尔喀斯的公主,也是神通广大的女巫。美狄亚被爱神之箭射中,与率领阿尔戈英雄前来寻找金羊毛的伊阿宋一见钟情,帮助伊阿宋盗取羊毛并杀害了自己的亲弟弟阿布绪尔托斯,将其碎尸扔入大海。

美狄亚如愿和伊阿宋结婚并生下了两个孩子,但伊阿宋却厌倦了双手沾满血腥的美狄亚,而迷上了美丽的底比斯公主格劳斯。被背叛的美狄亚决心报复,她让情敌格劳斯穿上了一件有毒的嫁衣,任何穿上这件衣服的人都会无比痛苦地倒地死亡。接着美狄亚抛弃了伊阿宋,亲手杀死了他们的两个孩子,并逼迫伊阿宋自杀身亡。

沃特豪斯的《伊阿宋和美狄亚》中美狄亚正端坐着调制毒药,仇恨的目光凌厉而哀怨,而伊阿宋则被描绘成一个软弱的普通男人,坐在一旁毫无办法,只能接受妻子的制裁。

婚后,埃斯特先后怀上 2 个孩子,但却都死于产难。这也深深地影响了沃特豪斯后来的创作——他的绝大部分作品都笼罩着挥之不去的忧伤气氛。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奥菲利亚》

自古美人多致命!
Mariana in the South circa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97
 
1891 年,沃特豪斯发现了一个美若天仙的模特,视她为珍宝。虽然至今也无人知道她的名字,而以她为模特的水仙、塞壬和古代的公主,诗歌里的女主人公,却早就是世界知名的形象。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暴风雨中的米兰达》

1895 年,沃特豪斯成为皇家美术学院院士。

这一时期,他的艺术创作在意大利极富盛名,成为与伯恩-琼斯并驾齐驱的重要艺术家。

自古美人多致命!
Thisbe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909

自古美人多致命!
Fair Rosamund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916

沃特豪斯从拉斐尔前派和古典画家的作品中汲取灵感。

他在创作中的使用的艺术手法与浪漫主义时代的其他艺术家截然不同。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拉米亚》

拉米亚是古希腊神话中一头半人半蛇的女性怪物,亦是在西方以猎杀小孩闻名的蛇妖。

拉米亚原本长得十分漂亮,只至于让主神宙斯也爱上了她,主动前去勾搭,让拉米亚成为了自己的情妇。这段关系很快便被天后赫拉发现,怒不可遏的赫拉把拉米亚所生的孩子全都掳走并杀害,又向伤心不已的拉米亚施咒,令她变成半人半蛇的怪物。沃特豪斯大概不忍心把这位可怜的女子画得丑陋,他的《拉米亚》就连膝盖上褪下的蛇皮也鲜艳华丽,像一条美丽的丝巾。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拉米亚》

拉米亚在赫拉咒语的影响下,每到伤心欲绝的时候都会忆子成狂,不能抑制地到处残杀及吞食孩童,以作报复;为了令拉米亚无尽地受苦,赫拉更夺去了拉米亚的睡眠(另有一说,指赫拉施咒令拉米亚永远不能合上眼睛,所以她会不断地看到自己儿子被杀害的情景),令她日以继夜地受咒语折磨而出动杀人。为了向拉米亚作出补偿,宙斯在不敢过于拂逆赫拉咒语的状况下,赐予拉米亚“能在短时间内取下自己眼睛”以及精于占卜的能力,在取下眼睛的时候,拉米亚是可以睡眠的。

沃特豪斯的作品中蕴藏了现实主义和超脱的美感。

自古美人多致命!

沃特豪斯作品《无情的妖女》

《无情的妖女》是英国浪漫主义诗人约翰·济慈于1819所作的诗歌。当时的济慈爱上了少女范妮·勃朗,但自己却没有经济能力与她结婚。同时,济慈饱受肺病折磨,弟弟托马斯因为同样的肺病在 1818 年去世。绝望的济慈此时写下了《无情的妖女》,这首诗的诗名是法文的,原是法国普罗旺斯一支歌曲的名字。诗用民谣形式写成,诗段简洁,用词古朴,节奏简单而富于诱惑力,弥漫着一种中世纪情调。

在《无情的妖女》中,骑士爱上了美丽的妖女,妖女似乎也爱着骑士,然而这段爱恋却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沃特豪斯十分喜爱济慈的诗歌,他画笔下的“无情的妖女”蹲伏在骑士身边,眼神似孩童般天真无辜,衣服手臂上的爱心图案仿佛妖女炽热的爱慕之心,她用自己的秀发缠绕住骑士的脖子并打了一个节,预示着骑士的结局。

沃特豪斯被认为是拉斐尔前派第三代大师;

但他松散的笔触又与拉斐尔前派的作品截然不同。

自古美人多致命!
Tristan and Isolde with the Potion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c. 1916

在他最后的几年里,一场大病使他的生活充满了灰暗。

1917 年,沃特豪斯死于癌症,葬在伦敦肯萨尔格林公墓。



CHAPTER 03
影响


在他有生之年,沃特豪斯受到了他的同行、艺术评论家和公众的好评。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到来,他的作品和其他维多利亚时代的画家一样不再流行,直到 20 世纪末才再次流行。

自古美人多致命!

Ariadne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898

沃特豪斯在他的创作中加入了某种神秘的暗示——一种困扰深刻思考者的悲伤的惊奇的感觉。

自古美人多致命!
Nymphs Finding the Head of Orpheus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1900

沃特豪斯的绘画以其所描绘的女性美而闻名。他的女性美流派被称为“沃特豪斯女郎”。

沃特豪斯模特的身份从家庭成员和朋友,到专业艺术家的模特。一些年轻的女模特后来以自己的身份成为了著名的舞台女演员和电影明星。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