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阅读本文时,建议您点开音乐,边听边看感受更佳。



CHAPTER 01
缘起


1877 年 2 月 19 日出生于柏林的女孩加布里埃尔·穆特,是 5 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
 
穆特 9 岁时父亲去世,20 岁时母亲去世。
 
在母亲去世前不久,穆特在杜塞尔多夫开始艺术训练。她先在画家恩斯特·博什私塾学习,后来又进入了杜塞尔多夫女子艺术学校。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加布里埃尔·穆特
 
到了 24 岁,穆特来到法兰克斯学校。

指导她的,是学校最有名的老师——瓦西里·康定斯基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瓦西里·康定斯基
 
康定斯基父亲是位商人,母亲是蒙古贵族后代。
 
他身上的贵族气质前卫思想很快吸引了这位年轻女学生。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加布里埃尔·穆特作品
 
而在康定斯基眼里,这位女学生是少有的一位有独立思想的女人
 
这位比自己大 11 岁的老师,也弥补了穆特因童年丧父造成的内心缺失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印象3(音乐会)》


很快,两人便双双坠入爱河。
 
他们开始了一段激情似火的恋爱。



CHAPTER 02
心碎


然而,年轻的穆特很快发现,原来这位老师已经有老婆了,名叫安娜,还是他的表妹。
 
昏黄的灯光下,心碎的穆特裸着身子趴在床上,抱着枕头无声地抽泣。
 
康定斯基拿一块蓝色毯子给她盖上,“我会跟她离婚,然后娶你。”
 
穆特翻过身来,擦了擦眼睛,“你是说真的吗?”
 
“不过在俄国申请离婚,流程很慢,”康定斯基弯下腰,抱起穆特,轻轻抚摸她柔软的头发,“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穆特点了点头。
 
刹那间,滚烫的嘴唇已经亲到了她的胸口。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
 
得到康定斯基承诺后,穆特在 1903 年与他先秘密订了婚。


从 1903 年起,康定斯基与穆特开始了在意大利、荷兰和北非的旅行,并访问了俄罗斯。
 
1906 年至 1907 年,他们还在巴黎住了一年。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与穆特在巴黎

旅行为他俩带来了新的美学突破。
 
康定斯基熟悉了日益增长的表现主义运动,并根据他在旅行中看到的各种艺术来源发展了自己的风格。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即兴4》


而穆特的绘画开始由厚重的后印象派风格以及自然主义风景组成。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穆特作品《milwaukee muenter kahnfahrt》



CHAPTER 03
艺术情侣


1908 年夏天,穆特和康定斯基邀请另一对艺术家情侣雅佛林斯基和薇若肯,一起去穆尔瑙写生。
 
一年后,穆特在这里购买了一座房子。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穆尔瑙,乡村道路》


当地人称其为“俄国人的房子”(因为康定斯基是俄国人),穆特希望这座房子最终能成为一座博物馆,收藏他们的艺术作品,并成为他们爱的象征。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构图4号》


随着马克等艺术家加入,在共同艺术理念的感召下,他们分别在 1911 年和 1912 年举办了两次“青骑士”群展,并且出版了《青骑士年鉴》,以慕尼黑为基地,对整个德国及欧洲的先锋艺术影响巨大。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论艺术的精神》英文版


此时,康定斯基的作品开始从具象走向抽象,在 1910 年完成了第一幅纯粹抽象作品后,又在 1912 年发表了《论艺术的精神》,宣告抽象艺术的诞生。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构图7号》


1909 年,穆特与康定斯基共同创立了慕尼黑新艺术家协会,该协会推广和展出了毕加索、勃拉克和安德烈·德兰等国际前卫艺术家的作品。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作曲2号》


1911 年,康定斯基提交的离婚申请终于获得批准。
 
但此时正缝穆特和康定斯基事业蒸蒸日上,于是他们没有立刻结婚,决定再等等。



CHAPTER 04
战争与离别


1914 年 8 月 1 日,德国对俄国宣战,一战全面爆发。
 
康定斯基作为俄国公民,被勒令三天内离开德国。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带黑色的弓形,154号》


仓促离开德国的康定斯基,没有时间安排处理自己的收藏,留下了大量作品,还有一些朋友的画作。
 
他从没有想过会被驱离德国,更没想过会和穆特分开。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即兴30(大炮), 161号》


离别那晚,下着大雨。
 
眼含热泪的穆特紧紧抱着康定斯基,“我等你回来。”
 
康定斯基将自己的围巾取下,套在穆特的脖子上,“我一定会回来娶你。”
 
他扔下了雨伞,托起穆特的脸庞,在暴雨中激情拥吻。
 
雨,早已越下越大。



CHAPTER 05
移情别恋


1915 年,穆特回到慕尼黑,将爱人的作品保存在一个隐蔽的仓库后,便启程前往瑞典斯德哥尔摩。
 
她盼望着康定斯基早日从莫斯科来此会合。
 
他们在此团聚了 3 个月。
 
1916 年 3 月,康定斯基回莫斯科准备结婚文件。
 
两人都未曾料想这会是他们最后一面,从此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对方。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


康定斯基回到莫斯科后,逐渐与穆特断了联系。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上得了殿堂,下得了土地的康定斯基
 
因为 50 岁的康定斯基此时已经爱上了别人,一位俄国上校的女儿,年仅 23 岁的妮娜。
 
1917 年 2 月,康定斯基与妮娜结婚。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与妮娜
 
妮娜与穆特完全不同。
 
穆特是特立独行、阅历丰富的现代知识女性;
 
妮娜对艺术一无所知,她的回忆录《康定斯基与我》充满了大量好莱坞电影桥段。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好莱坞电影《蝴蝶梦》海报
(参考图)
 
但妮娜美丽活泼,全心全意投入照顾家庭。
 
她能令康定斯基快乐。
 
可怜的穆特,此时仍留在瑞典,她一度以为康定斯基已经死了,死于战争,或是十月革命。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加布里埃尔·穆特
 
背叛了穆特的康定斯基,在 1918 年写给画商瓦尔登的信中表示“我希望自己已经死了,因为德国和加布里埃尔·穆特”。



CHAPTER 06
负心人


一战结束后,穆特回到德国。
 
康定斯基也在 1921 年接受建筑师格罗皮乌斯的邀请,前往包豪斯教学。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中)与格罗皮乌斯(左)
 
新婚妻子妮娜陪着他重返德国,来到魏玛定居。
 
得知消息的穆特,陷入极度失望和恐慌,想一死了之。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穆特作品
 
但当她想到仓库里还藏着的那些作品时,恐慌变成了愤怒。

她要让这个负心汉付出代价。
 
她拒绝归还康定斯基留下的所有作品。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白线,232号》


作为康定斯基 1902 年至 1914 年的长期伴侣,穆特提出“既然康定斯基已经忘记、也抛弃了他的责任和过去的生活,他应该付给我作为‘寡妇’的赔偿——他声称过因为德国和我,希望自己已经死了。我们共同生活的所有东西,应该转让给我,并且由我来决定留给他什么”。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几个圆形,323号》


康定斯基不断地请朋友和律师来调停这场“离婚” 财产争议。
 
1925 年,穆特开始写了一篇题为《忏悔与控告》的文章,谴责康定斯基的虐待行为。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灰色,第222号》


到了 1926 年,康定斯基最终决定,放弃索要这些作品。
 
他并发表书面声明:“我承认加布里埃尔·穆特-康定斯基女士对作品的拥有权。”
 
穆特-康定斯基,一个在法律意义上并不成立的名字,却也代表了,这是一份康定斯基将穆特视为妻子而作出的物质赔偿。



CHAPTER 07
守护


随着纳粹政府的上台,包豪斯学校被迫关闭。

康定斯基远走法国,妮娜陪伴他在塞纳河畔的纳伊度过了人生最后的岁月。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作曲9号》


由于 1930 年代纳粹抄查与没收现代艺术和一切先锋艺术,穆特设法将所有的“青骑士”画作从慕尼黑转移,藏匿到了穆尔瑙家里的地下室。
 
尽管纳粹多次搜查房屋,艺术品的藏匿处还是没有被发现。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蓝山,84号》


她与第二任伴侣约翰内斯·艾希纳,共同守护这批藏品和秘密,即使是在战争期间物质极度匮乏时期,他们都没有考虑过出售任何一幅作品。

25 年来,无人知道这些画作的下落。



CHAPTER 08
终曲


二战结束后,德国的文艺气氛逐渐宽松,现代艺术重新回到公众视野。
 
1957 年,穆特在 80 岁生日之际,向慕尼黑市立伦巴赫豪斯美术馆捐了大约 1000 件“青骑士”的作品,其中包括康定斯基的 90 幅油画、330 幅水彩和素描,自己的 25 幅油画和大量纸上作品,以及其他“青骑士”画家的作品。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创作中的康定斯基


此时,康定斯基已经去世 13 年(1944 年因动脉硬化在巴黎去世)

穆特终究没有辜负两人相爱、亦是彼此艺术生涯的那段黄金岁月。
 
艾希纳于 1958 年去世,留下穆特独自在穆尔瑙度过余生。
 
1962 年 5 月 19 日,穆特在穆尔瑙去世,享年 85 岁。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康定斯基作品《构图8号
 
对艺术的爱,最后战胜了仇恨。

他是抽象艺术之父,也是残忍的负心人

老年加布里埃尔·穆特

 穆特,这个被爱人辜负的柏林女孩,最终成了早期德国表现主义的救星,在艺术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