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品,你细品~”(深情凝视且微笑)

单身狗如何收获美好的爱情,

并且一直热度不减,相守到老?

 

“姑娘,你品,你细品~”(深情凝视且微笑)插图

恋爱导师们给出的终极秘诀:

用共情感受恋爱 以留白抒写青春

 

“姑娘,你品,你细品~”(深情凝视且微笑)插图1

留白”不单单是恋爱与婚姻的关键,在中国画领域也备受推崇。

 

留白是中国传统绘画中的一种基本的技艺手法,简单来讲,就是在绘画创作中,留出一定的空白,当然这部分空白的出现并不是因为缺少绘画对象,而是作者故意为之,其主要目的就是利用中国水墨画中的“黑”来与“白”形成对比,并在对比中产生烘托、强调的构图结构,形成相应的绘画意境,并为欣赏者留出一定的想象空间,从而丰富作品的艺术内涵。

 

“姑娘,你品,你细品~”(深情凝视且微笑)插图2

▲【白荷幽香】张仁芝

孚链艺术鉴定认证艺术品

 

清代画家华琳在《南宗抉秘》中说:“白即纸素之白,凡山石之阳面处,石坡之平面处,及画外之水天空阔处,云物空明处,山足之杳冥处,树头之虚灵处,以之作天、作水、作烟断、作云断、作道路、作日光,皆是此白。夫此白本笔墨所不及,能令为画中之白,并非纸素之白,乃为有情,否则画无生趣矣。然但於白处求之,岂能得之乎!”

 

“姑娘,你品,你细品~”(深情凝视且微笑)插图3

▲【忽如一夜春风来】张仁芝

孚链艺术鉴定认证艺术品

 

“留白”艺术的出现与中国传统文化息息相关。中国传统文化中儒家和道家的哲学理念对于传统绘画的影响最为深刻,而“留白”艺术也就是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产生的。从儒家哲学来讲,其崇尚礼法、规则、强调中庸之道,因此在传统绘画创作中,“留白”艺术的运用会严格遵守一定的规律、章法、并展现出其包容万物的绘画风格;从道家哲学来讲,其崇尚天人合一,道法自然。

 

“留白”用四重加持为中国画滋生骨肉,注入灵魂。

 

一、突出绘画主体 

 

清代邹一桂在《小山画谱》中说“章法者,以一幅之大势而言,幅无大小,毕分宾主,一虚一实,一疏一密,一参一差,即阴阳昼夜消息之理也。”

 

当人们的视觉同时接收到多种信息时,大脑会根据不同信息所形生的刺激程度来划分主次,并完成信息的筛选与接收,而这就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对一些信息“明察秋毫”,而对另一些信息“视而不见”的原因。而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留白”就充分运用了这一原理,将同一画面上的主次地位不同的绘画对象进行取舍,利用大量的留白作为背景,以达到突出主体的目的。 

“姑娘,你品,你细品~”(深情凝视且微笑)插图4

▲【江天寥廓】张仁芝

孚链艺术鉴定认证艺术品

 

二、展现空间构图 

 

清代画家王昱在《东庄论画》中说:“作画先定位置,次讲笔墨。何为位置?阴阳、向背、纵横、起伏、开合、锁结、回抱、钩托、过接、映带,须跌宕欹侧,舒卷自如。”

 

山水画的构图也被称为章法,构图的好坏决定了一幅画格局的优劣,有的画家绘画中倾向于辽阔壮美的大格局,而有的画家则倾向于一山一石营造出来的小巧的意境。而不论那种绘画意图,“留白”在其中都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中国山水画中,“留白”不仅体现在天空、云雾、河流中,也可以体现在树木、山石上,作者可以通过线条的疏密程度来表现意象的层次感,从而使整个绘画格局更加立体。

 

“姑娘,你品,你细品~”(深情凝视且微笑)插图5

▲【东岳步云】张复兴

孚链艺术鉴定认证艺术品


三、营造绘画意境 

 

清代笪重光云:“空本难图,实景清而空景现;神无可绘……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景。”

 

意境是中国传统绘画中一个独有的概念,它所展现的并不是画中意象所直接表达的含义,而是一种主观的感悟,这种感悟与作者的绘画理念、艺术风格、情感体会相关,与欣赏者的艺术水平以及自身经历相连,因此,如何营造、传递中国画的意境,使欣赏者能听到“画外之音”是画家们的毕生追求。在中国山水画的创作中,画家们常常会利用“留白”来营造意境。 

 

“姑娘,你品,你细品~”(深情凝视且微笑)插图6

▲【豀山远晖】张复兴

孚链艺术鉴定认证艺术品

 

四、展现绘画理念

 

老子《道德经》第二十八章有云:“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

 

前文已经说过,“留白”的出现与中国传统文化息息相关。从古至今,中国人对山水有着一种天然的崇拜,他们不但从山水中寻找生存的资源,还从中寻找人生的哲学。从儒家到道家,我们都能够看到古人们从山的阳刚与水的灵动中感悟出的阴阳调和的哲学。而在中国水墨画中,画家们也自然会将这种对人生、对生命的感悟融入绘画理念中,并通过一定的绘画手法加以体现,例如画家们常常运用水、天的“留白”来突出山石的阳刚之美,而这种虚实结合的理念恰恰也是画家们所追求的一种精神境界。 

 

“姑娘,你品,你细品~”(深情凝视且微笑)插图7

▲【豀山清芬图】张复兴

孚链艺术鉴定认证艺术品

 

中国画的布白强调“如虫啮木”之美、倪瓒、董其昌、八大山人无不受易学禅理的影响,运用最少的笔墨,适当的留白,以洗练纯粹的艺术形式来营造一个地老天荒般的意境。心灵的自由使得笔墨也达到最大自由,以不经意的寥整几笔,却最大程度地表现出了事物的神态和意境。

 

本文转自 孚链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