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阅读本文时,建议您点开音乐,边听边看感受更佳。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曼·雷镜头下的梅雷·奥本海姆


CHAPTER 01
早年


梅雷·奥本海姆 1913 年 10 月 6 日出生于柏林夏洛滕堡。

梅雷的父亲是德国犹太人、一位精神分析师,母亲是瑞士人。父亲以瑞士作家凯勒的小说《绿色亨利》中生活在树林里的野小孩梅雷莱林的名字给她命名。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森林女人》

她还没学会走路,第一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父亲被征召入伍,成为一名军医。
 
母亲带着梅雷和她的妹妹克里斯汀、弟弟伯克哈特来到了瑞士,和外公、外婆同住在汝拉山的“独居别墅”。

外婆丽莎·温格·鲁茨是个作家兼插画家,以给孩子们画的插图而闻名;她还是个女权主义者,参加了瑞士的妇女权力运动;各种各样的波希米亚人和知识分子经常光顾这个家,包括撰写达达主义宣言的雨果·鲍尔。
 
梅雷的姨妈露丝·温格(后来成为了著名作家赫尔曼·黑塞的第二任妻子),鼓励梅雷收集保罗·克利的版画,这对年轻的艺术家早期产生了重要影响。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Das Leiden der Genoveva》

1928 年秋,在梅雷 15 岁生日那天,她收到了父亲的礼物——两本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的著作。

她如饥似渴地阅读,仿佛不止大脑,连身体也长出了翅膀一样,在天际翱翔。
 
在父亲的建议下,梅雷记录下了她十几岁时的梦(根据精神分析理论,这提供了对无意识的洞察),并在她的余生中继续这种实践。
 
1931 年,她的梦境意象启发了她最早的绘画作品,其中包括《Wurgengel》(一个勒死婴儿的天使)和《自杀者协会》(一个男孩接受如何上吊的指导)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

几年之后,梅雷开始觉得瑞士的生活有点拘束,于是向祖母咨询是否去巴黎的艺术学校。

祖母用塔罗牌为她算了一卦,“你的生活将充满了巨大的诱惑,和无尽的痛苦。
 
梅雷低下头,陷入了沉思。
 
“一旦你克服了这些,你将为世人创造出不朽,你也会得到深刻的满足,”祖母将手按在梅雷的头顶,“你还去吗?”



CHAPTER 02
前往巴黎


1932 年 5 月,18 岁的梅雷,拉上好闺蜜艾琳·祖金登(Irène Zurkinden),登上了前往巴黎的火车,她的冒险开始了。

在火车上,两个年轻的女人喝了很多Pernod(即潘诺茴香开胃酒)
 
一到巴黎,梅雷和艾琳感到心情无比畅快。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雷·奥本海姆
 
她们放下行李后,连洗手都没洗,就直接去了咖啡馆——那时所有的艺术家都聚在那里。
 
梅雷参加了巴黎大茅舍艺术学院(毕加索、德拉克罗瓦、马奈和塞尚曾在那里学习过)的艺术课程,并在左岸的蒙帕纳斯建立了自己的画室。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Die Erlkönigin
 
梅雷带着坚定的自我意识、反叛和自由精神来到这里,很快便在超现实主义圈子里崭露头角,成为毕加索、贾科梅蒂和让·阿普的朋友,和他们一起在沙龙展出。
 
超现实主义者从未见过像梅雷这样的人,她很快成为这个男性占主导的群体中最年轻的成员。



CHAPTER 03
诱惑与拒绝


1933 年,梅雷遇到了有着一双深邃大眼睛的的美国摄影师曼·雷。
 
曼·雷凑近她的耳朵,“你是我见过最有吸引力,最不羁的女人”。
 
一向大大咧咧的梅雷,竟然有些脸红了。

曼·雷继续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正好缺个助手。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曼·雷

梅雷成了曼雷的助手,对于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助手来说,她的工作经常需要赤身裸体(看过本号往期文章的读者便会知道,曼·雷乃“性情中人”)


无论曼·雷让她做什么,她都充分为其效劳。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曼·雷拍摄的一系列名为《色情的面纱》的超现实主义作品。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曼·雷作品《色情的面纱》
模特为梅雷·奥本海姆


在作品中,梅雷全身赤裸,站在铜板印刷机旁边。
 
她的姿势如此优雅,雌雄同体的短发整齐地梳向后方。
 
她的一只胳膊和手涂满黑色油墨;
 
仿佛是在诱惑你,却又在拒绝你。



CHAPTER 04
美貌,还是才华?


当时的情况是,安德烈·布勒东和他的超现实主义团体对男女平等可不以为意。
 
对他们而言,一个年轻女人对艺术的贡献,充其量也只是为艺术家带来灵感。
 
一个德高望重的前辈望着这个带点男子气概的无瑕少女,“你拥有了美丽的身体,应该去接受赞赏,去做一个缪斯和模特,尽情展示自己最美好一面。”
 
老前辈语重心长的话,梅雷真的信了。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马克斯·恩斯特
 
他与德国艺术家马克斯·恩斯特开始了一段恋情,在恩斯特眼里,“她的美丽、她的青春、她的反叛拥有致命的吸引力,是超现实主义者理想缪斯女神的典型体现。”
 
起初,他们如胶似漆,你侬我侬。

躺在在恩斯特坚实的臂膀下,望着那张好莱坞影星般的英俊脸庞,梅雷已然成了恋爱中的甜蜜小女人。

但随后不久,梅雷开始觉得有些不安,却不清楚是哪里不对劲。
 
直到有一天,她梦到了奶奶。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X光之下,我的头骨》

在梦里,奶奶又翻开了塔罗牌,并用沙哑混沌的声音呼喊着,“孩子,你的生活将充满诱惑与斗争。”
 
从睡梦中惊醒地梅雷急促地大口喘气,她拿一块白色的毛巾擦干额头上的汗。
 
但当他伸手摸后背时,那里全湿了。
 
第二天早上,梅雷喝完咖啡之后,便告诉马克斯·恩斯特,“我们分手吧!”
 
这段恋情只持续了一年。



CHAPTER 05
我的护士


1933 年,梅雷展出了她的第一件雕塑作品,一件青铜的《贾科梅蒂的耳朵》,这是她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也是超现实主义者的一个突破,他们当时还不允许女性作为艺术家参与其中;她们只能成为缪斯和模特。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 Tous toujour
 
1930 年代,梅雷创作了各种日常用品,其中许多都唤起了情欲.
 
在《我的护士》(1935)中,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一双女性高跟鞋像烤箱里的鸡肉一样捆在一起,鞋跟上有纸褶边(皇冠),鞋底朝上放在盘子里。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我的护士
 
它们是白色的(即纯净的),但磨损的(即脏的)。我们的倒影从银盘的边缘反弹到我们身上,让我们陷入一种奇怪的食人仪式中。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我的护士
 
象征主义就像一部邪恶小说的情节一样展现在我们面前。这里几乎囊括了所有可以想象的性恋物癖。当然,最明显的还是脚的束缚。托盘呈椭圆形,鞋子之间有很深的缝隙,隐约可见阴道(尤其是在就餐时,暗示着口交)。白色的鞋子和磨损的外表可能与圣母情节/妓女情结有关。梅雷对她的弗洛伊德思想了如指掌。那么,它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说它的性暗示及其巧妙的隐喻还不够明显,那么请看接下来的故事。



CHAPTER 06
皮毛午餐


1936 年的一天下午,在圣日耳曼大道上的双叟咖啡馆,梅雷约上毕加索和多拉·玛尔一起下午茶。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
 
梅雷戴着的一个铜手镯引起了毕加索的注意,那上面覆盖着动物的皮毛。
 
毕加索一边搅拌着杯中咖啡,一边恭维她所穿的毛皮大衣。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毕加索与多拉·玛尔
 
他用炯炯有神大眼睛盯着梅雷,“你知道吗?我喜欢的许多东西,如果在皮毛的覆盖下就变得更加妙不可言了。”
 
梅雷斜视了毕加索一眼,她知道他想说啥,于是故意说了一句,“连这个杯子和碟子也是吗?”
 
毕加索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梅雷拿起杯子,这才发现杯中咖啡已经凉了,她微笑地叫住服务员小哥,“你们有更多的皮毛吗?”
 
服务员小哥尴尬而不失礼节地笑了。
 
毕加索的话,显然启发了梅雷。
 
梅雷直接从咖啡馆来到了一家商店,在那里她购买了的杯子、碟子和勺子。
 
最重要的是,还买了皮毛。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皮毛午餐》
 
《皮毛午餐》的性含义很清晰:从毛皮杯子里啜饮明显指向口交。但它远远不止是一个色情玩笑。长着毛的杯子意向出现在任何一本有关焦虑、噩梦的书的第一章,在这些梦里,所有的看似受控的存在都被不详事件所颠覆。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皮毛午餐》
 
在这个例子中,杯子和勺子长出了毛发,将本应给人带来轻松和愉悦的物体变得具有攻击性,使人讨厌,甚至有点恶心。这里还隐含着资产阶级的罪恶:花大把时间在咖啡馆里闲聊,虐待美丽的动物(作品中的皮毛来自一头中国瞪羚)
 
同时,这件作品还意在让人抓狂。两种不协调的材料被放在一起,所制成的容器让人想想就觉得不妥。皮草摸起来舒服,但放进嘴里就很恐怖。你想用杯子吃喝——这是它们本来的功能——但皮毛带给你的感受又让你无法下咽。真是一个令人恼火的循环。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皮毛午餐》
 
但面对当时一个评论家的犀利提问,梅雷却这样解释道,“我在打扮茶具时,脑子里真没想过你说的什么皮鞭啊、项圈啊、锁链啊之类,我只想拿些日常熟悉的东西,让它变得陌生。”



CHAPTER 07
爱莎与手套


梅雷在过去的 4 年里一直住在巴黎,但她几乎没办法卖掉自己的艺术品。
 
口袋里的钱也快用光了。
 
在她最落魄的时候,一个女人出现了。

她的名字叫爱莎。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爱莎·夏帕瑞丽(Elsa Schiaparelli)
图片来源于《VOGUE》杂志
 
爱莎·夏帕瑞丽(Elsa Schiaparelli)是巴黎著名的时装设计师,与香奈儿是对头。
 
1930 年代末,爱莎找到了梅雷。
 
这是一次令人兴奋的合作,展示的服装主题是身份认同和个人转变。
 
正是这一次,梅雷设计出几副惊天地泣鬼神的手套。每一副手套都是基于不同的主题:涂指甲、爪子或骨头(x 光风格)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为爱莎设计的手套
 
而红指甲的这一款,成了爆款,至今仍被广泛模仿。

爱莎赚的盆满钵满,梅雷也暂时走出了生活的困境。



CHAPTER 08
至暗时刻


《皮毛午餐》展出后,与盛名相约而至的,还有如潮水般的批评。而作为艺术家和缪斯女神的角色,也让梅雷在欧洲和纽约举办的展览中声名狼藉。
 
1937 年,梅雷回到了巴塞尔,在职业学校学了两年的艺术保护和修复,她打算用这些技能谋生——她已经离开了超现实主义。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石头女人》
 
梅雷开始深受抑郁症困扰。

她咨询了很多心理医生,最后找到了卡尔·荣格。

但即便强如荣格,也没有诊断出她患有神经症。
 
梅雷感到深深地沮丧和害怕,早期的成功为她带来了名声,也给她发展中的艺术生涯带来了限制。

不知不觉中,她已走到了职业生涯的至暗时刻。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
 
这次危机持续了整整 20 年。



CHAPTER 09
食人宴


20 年后,梅雷终于携新作卷土重来。

1959 年巴黎国际展览开幕当天,梅雷展示了一件引人入胜、又骇人听闻的场景。
 
它的主角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后来被一个人体模特代替),装饰着鱼、水果和坚果。
 
梅雷摆好餐具,邀请观众参加食人宴。

公开展览的想法起源于一个私人活动。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食人宴》
 
当年早些时候,梅雷在伯尔尼举办了一场“生育盛宴”,邀请了三对夫妇吃水果、坚果和贝类。
 
而这些食物都摆在一个裸体女模特身上。
 
梅雷将其视为对生命、爱情和死亡的盛大庆祝,并起名为《春之宴》。
 
梅雷的老朋友,超现实主义带头大哥——安德烈·布勒东闻讯赶来,请求她在他即将举行的关于色情和偷窥主题的展览上重温一遍。
 
这种背景和主题的转变,极大地改变了作品的接受度。
 
布勒东将作品名称改为《食人宴》,强调了暴力的行为方式。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食人宴》
 
可以理解,观众立刻被吸引并为之震惊。
 
但梅雷却认为,这个版本已经偏离了她的初衷,“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春之宴》了,而是另一个被男性取悦的女人。”
 
不出所料,梅雷再次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人们说她“物化女性”。
 
这些批评让梅雷很不开心,因为她的本意是要反映地球母亲提供的春天丰饶。
 
此后,她再也没有和超现实主义者一起展出了。



CHAPTER 10
晚年


梅雷花了相当多的心思想让人们记住她。她保留了信件,以期出版(例如,在某些情书信封上注明,只有在所有涉案人员死亡后才能发表)。她也有破坏自己作品的习惯。


尽管在与女权主义者的对话中,她不会与仅限于女性的展览有关,她觉得这只会使问题长期存在。

梅雷解释说:“男女之间没有区别:只有艺术家或诗人,性没有任何作用。”

在后来的采访中,她强调:“女人不是女神,不是仙女,也不是狮身人面像。所有这些都只是男人意愿的投射而已。”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作品《In an octopus garden》
 
在她 36 岁生日那天,她录下了一个梦,梦中一具骷髅向她展示了一个沙漏,显示她的生命是有一半是空虚的。

正如早年祖母在塔罗牌读到的那样,梅雷的生活充满了诱惑、痛苦、奋斗与不朽的创造,这一预言实现了。
 
梅雷·奥本海姆于 1985 年 11 月 15 日在瑞士伯尔尼去世,享年 72 岁。

姐姐有毒!天使脸孔,疯狂的心,超现实主义女神的传奇人生!

梅雷·奥本海姆
曼·雷 摄
 
梅雷·奥本海姆的作品在她有生之年很少展出,而且多件作品失传,但她对后代的影响却尤为显著。

她为爱莎所作的极具颠覆性的超现实主义设计引发了无尽的模仿和衍生产品,从可食用的鞋子到 Lady Gaga 的肉裙。她还激发了许多 60 年代和 70 年代女权主义艺术家的作品。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