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阅读本文时,建议您点开音乐,边听边看感受更佳。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曼·雷镜头下的马塞尔·杜尚



CHAPTER 01
童年


马塞尔·杜尚 1887 年 7 月 28 日出生于法国诺曼底的布兰维尔。

他的父亲是位公证员;母亲则养育了七个孩子,并在巴黎乡村画风景油画。

杜尚从小喜欢下棋、画画、听音乐。
 
1902 年,15 岁的杜尚画了《布兰维尔风景》,丝毫看不出将来是要闹艺术革命的人,反而看得出对莫奈的充满了浓浓的爱。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作品《布兰维尔风景》
 
杜尚和他的两个哥哥关系密切,1904 年,两个哥哥离开家乡成为艺术家后,他加入了他们在巴黎的朱利安学院学习绘画。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早期漫画《Flirtation》
 
他的哥哥雅克·维隆在学习期间资助他,杜尚则靠当漫画家挣了些钱。



CHAPTER 02
巴黎


20 世纪初的巴黎,是杜尚了解现代绘画潮流的理想之地。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梵高作品《星夜


杜尚研究了野兽派、立体主义和印象主义,并被色彩和结构的新方法迷住了。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毕加索作品《亚维侬少女


他首先涉及到立体派的概念,即重新安排现实,而不是简单地表现它。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马蒂斯作品《舞蹈》


杜尚早期的画作,如《下楼梯的裸女》(1912 年),表明了他对机械的兴趣,以及它与身体在空间中的运动的联系,这是早期现代主义所隐含的主题。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作品《下楼梯的裸女》
 
然而,杜尚最吸引人的是将艺术家视为反学术的前卫观念,并在这方面与他早期的偶像之一,象征主义画家和平面艺术家奥迪隆·雷东有着密切的关系。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奥迪隆·雷东作品《独眼巨人


在杜尚早期的职业生涯中,他对象征主义题材的神秘魅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比如女人是难以捉摸的女主角。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作品《La peinture, même 》
 
这种对主题及对性身份和欲望的探索,其根深蒂固的兴趣将使杜尚走向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



CHAPTER 03
新寡妇


1911 年秋,巴黎上演了由《非洲映象》改编的话剧。

杜尚在纪尧姆•阿波利奈尔陪同下在安托万剧院观看了此剧。


该话剧改编自法国人雷蒙·卢塞尔的一本小说:整本书记录一个事件,是一场演出或展览会。书的第一部分描述演出/展览中的人物,事物(装置)的形式和形象,每一个都显得反常识、反常规,格外离奇,令人难以置信。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雷蒙·卢塞尔小说《非洲印象》封面

书的第二部分描述人使用物或物的功能和作用机制,荒唐的形式原来都有一定的理由在背后。然而这些功能本身又很古怪,难以置信化为难以理解。
 
书的第三部分描述了原因与逻辑,即说明某个功能和机制的形式和设计过程,条理分明,前疑尽释,一切都顺理成章得近乎无聊。具体的个案却记不起来,好象有个自动绘画机,一个吹微风的装置……
 
这段经历,特别是罗塞尔的创造性情节和双关谐语,给杜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第一次“觉得作为一个画家,受一个作家的影响要比受另一个画家的影响要多得多。”
 
他开始思考如何把它转引到艺术领域。至少在视觉上这种转引是可行的,因为双关语既是言语的(音似)又是视觉的(形似)双关。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作品《新寡妇》(Fresh widow)
 
杜尚 1921 年所作的《新寡妇》(Fresh widow)标题本身出现了由语言学的符号错觉所导致的语义错读的几种方式:一扇(法国式)落地长窗;一个新近失去丈夫的寡妇。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新寡妇》局部
 
杜尚在此利用“新”(Fresh)和”法国”(French)、“寡妇”(widow)和“窗户”(window)所构成的词形相似的偶然重组,提供观者以多种可能的解读方式,尼布斯金的音乐素养使他很容易进行“音乐”(music)与博物馆(museum)两词之间杜尚般的语义置换,藉着“记忆”(memory)一词作中介,他把犹太博物馆看成是勋伯格的音乐性文句的对等显现。



CHAPTER 04
移居纽约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杜尚于 1915 年移居纽约,构思并制造了几件现成品。通过签名,杜尚声称找到了一些物品,如雪铲、小便器或自行车轮子。这些物品象征性地与欲望、情欲和童年记忆联系在一起。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作品《大玻璃》
 
他还花了 7 年时间——从 1915 年到 1923 年——计划和执行他的两大作品之一,《被单身汉剥光衣服的新娘》(或称《大玻璃杯》)。这种夹在玻璃板之间的机械装置是杜尚的第一个“美学宣言”,标志着他拒绝过时的绘画痴迷于取悦眼睛(在一个理论中他称之为“视网膜抖动”)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坐在《大玻璃》后面

《被单身汉剥光衣服的新娘》,用大玻璃来研究情欲和欲望,这是杜尚作品的典型特征。



CHAPTER 05
什么是艺术?


1917 年 4 月 2 日,威尔逊总统敦促国会正式对德宣战。
 
此时,杜尚来到纽约已有两年。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马塞尔·杜尚(右)

他和朋友艾伦斯伯格和斯特拉来到第五大道 118 号。
 
那是一家专事生产卫浴设施的 J. L. 莫特铁器厂零售部。
 
店内,艾伦斯伯格和斯特拉憋着笑,杜尚则在卫生间样板间和门把手陈列品之间忙着搜寻什么。
 
几分钟后,他叫来店员,指向一个普通的平底白瓷小便器。
 
三人重新走到一起。周到的店员告诉他们,这件方便工具产自英国贝德福德郡。
 
杜尚点点头,斯特拉笑了一声,艾伦斯伯格则兴高采烈地在店员背上一拍,说这玩意儿他买了。
 
他们离开店铺。
 
艾伦斯伯格和斯特拉去叫出租车,杜尚则抱着沉甸甸的小便器站在路边,为自己构思出的小便器计划感到乐呵:把它作为一出小闹剧,搅动沉闷的艺术界。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作品《泉》

杜尚把小便器带回自己的工作室。
 
他把这件沉重的瓷家伙靠墙平放,又把它倒转过来,使它看起来像倒置在那里。
 
之后,他在器具外沿左侧用黑漆署上“R. Mutt 1977”的笔名,注明日期。
 
他的作品几乎大功告成,只剩下一件事:他得给他的小便器起个名字。
 
他选择了“泉”。这件几小时前还随处可见、难以归类的小便器,经杜尚之手变成了一件艺术品。
 
他相信自己发明了一种新的雕塑形式,即艺术家可以选择任何已有的、批量生产且不具明显美感的物件,通过解除其实际功用(换言之,使它变得无用),通过给它命名,改变其通常被观看的角度,使它成为一件艺术品。

他把这种新的艺术制作形式称为“现成品”:一件原本已经制成的雕塑。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作品自行车轮


这一理念的形成历时数年。
 
那时他还在法国,当他在自己的工作室把一个自行车轮和前叉绑在一条板凳上时,这一理念便产生了。
 
当时做它纯粹为了自娱自乐:他喜欢转动车轮,看它旋转。
 
可到后来,他开始把它看作一件艺术品了。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作品《 In Advance of the Broken Arm》


到了美国以后,他延续了这一做法。
 
他曾在一柄铲雪锹上题词,而后将其柄朝上挂在天花板上。
 
他用真名署名,但不是“由”(by)马塞尔·杜尚制作,而是“来自”(from)马塞尔·杜尚,以此把自己在这一过程中的作用说得清清楚楚:这是一个“来自”艺术家的主意,而不是一件“”艺术家制作的作品。
 
《泉》则使这一理念更进一步。
 
他打算把它送到 1917 年的独立艺术家展览上展出。
 
展览由独立艺术家协会举办,该协会由一群思想自由、观点前瞻的知识分子组成,反对在他们看来国家设计学院对现代艺术所持的保守和沉闷态度。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与“自行车轮”


他们宣称,任何艺术家只要交 1 美元就可成为该协会的成员,任何成员,只要为每件作品交 5 美元,就可携最多 2 件展品参加 1917 年的独立艺术家展览。
 
杜尚是协会的董事、展览组织委员会的成员,这至少部分说明了他为什么给自己恶作剧般的展品选择了一个笔名。而且,出于天性,杜尚又玩起了文字游戏,开起了玩笑,取笑浮华的艺术世界。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爱下象棋的杜尚


杜尚把有意选择的小便器变成一件“现成的”雕塑时,大脑中还有另外的攻击目标。
 
他想质疑老学究和批评家们对于什么是艺术品的规定,在它看来,他们自命为审美仲裁人,但基本上不合格。
 
杜尚认为,应该由艺术家来决定什么是艺术品,什么不是。
 
他认为,如果一名艺术家说某件东西是艺术品,且对其背景和含义施加了影响,那么它就是一件艺术品。
 
他意识到,虽然这个观点很容易理解,但它在艺术界或许会引起一场革命。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有胡须的蒙娜丽莎


他辩驳道,那些媒介——油画布、大理石、木头或石头——直到现在还支配着艺术家将要或者能够制作什么样的艺术品。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吉安·洛伦佐·贝尼尼作品《阿波罗与达芙妮》

媒介总是第一位的,只有先具备了媒介,艺术家才可以通过油画、雕塑或素描将他或她的理念呈现出来。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安格尔作品《泉》


杜尚想把这一程序颠倒过来。
 
他认为媒介是第二位的,最首要和最重要的是理念
 
只有当艺术家确定并发展了一种理念之后,他或她才可以选择媒介,而这一媒介则应该是最能成功表现这一理念的。
 
这意味着,如果最佳媒介是瓷器小便器,那就得用它。
 
本质上,艺术可以是任何东西,只要艺术家这么认为就行。

杜尚还想揭露一种广泛存在的看法的虚假性——“在某种程度上,艺术家在人类社会中属于高级一点的物种。他们值得给予更高的地位,因为它们被认为具有非同一般的聪颖、洞察力和智慧。”
 
杜尚觉得这很荒谬。艺术家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别人也太把他们当回事了。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左:安格尔《泉》

右:杜尚《泉》


《泉》所包含的隐秘含义并不止于杜尚的文字游戏和挑衅。
 
他专门挑选一个小便器,因为它作为一个物体,可说的话就太多了,其中许多是有关色情的,而这又是杜尚在其作品中经常探讨的生活中的一个方面。
 
由于把小便器翻了个个儿,不用太高的智力就能看出它的性暗示。
 
可是那些在组织委员会中与杜尚共事的成员却参不透这一隐喻,也就无怪乎他的董事伙伴们拒绝《泉》在 1917 年的独立艺术家展览上展出。
 
在杜尚、艾伦斯伯格和斯特拉购物之行几天后,这一作品被送到列克星敦大街中央大宫饭店的展出大厅,立刻引起了一种错愕与反感交织的骚动。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Five-Way Portrait of Marcel Duchamp

 
保守派赢得了那次战斗,但正如我们现今所知,他们却戏剧性地输掉了那场战争。“R.马特”的展出被认为太具攻击性,太粗俗,因为它是一个小便器。
 
人们认为,在美国清教徒的资产阶级圈子内,它不是合适的讨论题目。
 
杜尚团队立即撤出了委员会。
 
《泉》再也没有露面,或者永远消失了。
 
无人知晓他的这件匿名作品到底命运如何。
 
有人说,它被一个感到恶心的委员会成员给砸碎了,由此解决了展还是不展的难题。
 
数天之后,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在其“291”画廊给这一著名物件拍了一张照片,但所拍的很可能是那件“现成品”的匆忙复制品。它也不见了。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泉 现成品

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摄 1917


然而,理念的巨大力量在于,一旦出现就再也不会消失。
 
斯蒂格利茨的照片是关键。
 
而后来发生的事情正是如此:全世界共发现了 15 件杜尚签名的《泉》的复制品。
 
当其中一件作品被展出时,观察一下那些把这东西很当回事的人的模样,真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你看到的是一群面孔紧绷的艺术崇拜者,伸长脖子围着展品,盯着它看了又看,再向后退,从各个角度看,它是个小便器!甚至还不是原作。它的艺术性在于理念,而非物体。
 
人们现在对《泉》的崇敬定会使马塞尔·杜尚愉悦不已。
 
当年他专门选择了这一物件,是因为它缺乏美的魅力(某种他称之为反视网膜的因素)
 
《泉》是一件“现成的”雕塑,从未公开展出过,当初仅被作者当做一个挑战性的恶作剧,可它却成为了 20 世纪产生的最具影响力的一件艺术品。
 
它所体现的理念对多次重大的艺术运动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包括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表现主义、波普主义和观念艺术。
 
在当今现代艺术家中,从艾未未到达米安·赫斯特,马塞尔·杜尚无疑是最受尊敬和被提及最多的艺术家。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马塞尔·杜尚


杜尚重新定义了什么是艺术和艺术可以是什么。
 
不错,艺术仍然包括绘画和雕塑,但它们仅仅是无数表达艺术家思想的媒介中的两项。
 
无疑,杜尚应该对整个“这是艺术吗?”之争负责,而这场争论当然又恰是他有意为之。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马塞尔·杜尚

那么,对待艺术如此激进的一个人,对待女人,又会是怎样的呢?



CHAPTER 06
杜尚与女人们


1915 年,杜尚刚到美国时,认识了一位本土的女画家凯瑟琳·索菲·德雷耶

德雷耶夫人比杜尚整整大 10 岁,家境相当殷实,但感情上却很依恋杜尚。

杜尚也对她“有求必应”。
 
不过据说两人没有男女私情。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与德雷耶夫人

但德雷耶夫人给了杜尚很大的资助,一直收藏杜尚的各色作品。
 
杜尚一有经济问题,夫人都尽力帮忙。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凯瑟琳·索菲·德雷耶作品《马塞尔·杜尚肖像》

德雷耶夫人还为杜尚画了一幅肖像(见上图),你看得出是杜尚吗?
 
回到巴黎之后,杜尚在 1923 认识了美国富婆玛丽·雷诺兹,从此与她开始了几十年的情人关系,时断时续在一起生活。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左起:布朗库西、杜尚、玛丽
 
玛丽的丈夫去世后,她继承了大笔遗产,对杜尚十分大方。
 
杜尚跟她在一起,吃香喝辣、游山玩水,好不快活。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玛丽与杜尚
 
1950 年玛丽去世后,她弟弟看到姐姐对杜尚的情意,便用玛丽的遗产给了杜尚一份年五、六千美元的年金,一直供到杜尚去世。
 
1927 年,尽管杜尚已经认识了玛丽,但似乎更中意于一位更富有的汽车制造商的女儿丽蒂亚

这位富商小姐长得比较胖,若以今日的审美,确实不怎么好看。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丽蒂亚

杜尚愿意与丽蒂亚结婚,或许并不是因为喜欢丽蒂亚,而是更喜欢她老爹给她的钱。
 
他本想与她结婚后,可以衣食无忧,舒舒服服过日子。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丽蒂亚的结婚照

 
但没想到,丽蒂亚的老爹是个葛朗台,在婚礼举行前跟杜尚签了一份协议,他只给自己女儿每月一笔仅够她自己花的钱。
 
所以这桩婚姻在婚前就注定不能持久。
 
杜尚与丽蒂亚结婚不到半年,就提出离婚。
 
第三位给杜尚一生带来重大帮助的富婆,就是西方现代艺术界的风云人物——佩姬·古根海姆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佩姬·古根海姆


杜尚在纽约时,一度住在她的家里。

她也是杜尚的情人。
 
尽管佩姬在自传中说她是在 1942 年第一次与杜尚偷情,但实际上他们的暧昧关系,早在 20 年代的巴黎就已开始。
 
佩姬·古根海姆一生放荡,她的丈夫们也淫乱。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佩姬·古根海姆


她 30 年代的丈夫、戏剧家萨缪尔·贝克特曾两次试图将她献给自己的朋友睡觉。
 
她 40 年代的丈夫马克斯·恩斯特也有一次向杜尚提议与自己老婆睡觉,杜尚没有应允。
 
结果他暴打佩姬,而杜尚则在一旁冷眼旁观,保持着“他惯常的超然。”



CHAPTER 07
最后的归宿


亚历克西娜·萨特勒 1906 年 1 月 6 日出生在辛辛那提,小名叫“蒂妮”。
 
1921 年,年仅 15 岁的蒂妮前往巴黎学习艺术。
 
1923 年,在一个闺蜜的母亲举办的舞会上,17 的蒂妮遇到了 36 岁的杜尚。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马塞尔·杜尚
 
6 年后,23 岁的蒂妮嫁给了野兽派大师亨利·马蒂斯的儿子皮埃尔·马蒂斯,他在纽约经营着一家成功的画廊。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皮埃尔爱国情绪高涨,回到法国和同胞在一起。

蒂妮则独自经营了几个月的画廊。
 
后来,她还成为了布兰库西和米罗的艺术经纪人

蒂尼和皮埃尔生了三个孩子,杰奎琳、保罗和彼得,一家人过着看似幸福的生活,直到 1949 年。
 
这一年,皮埃尔出轨帕特丽夏·马塔,蒂尼于是和他分居。
 
在随后的离婚协议中,她得到了许多重要的画作。
 
离婚后的蒂尼,在 1951 年秋应好友多萝西娅·丹宁之邀去度周末。
 
正是在那次旅行中,蒂妮再次遇见了杜尚
 
此后不久,他们便好上了。
 
蒂尼和杜尚一样,都热爱下象棋。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与蒂尼

1954 年 1 月 16 日,蒂尼和杜尚在纽约注册结婚。
 
此时的杜尚已经 67 岁,却仍住在月租 25 美金的那间小公寓里,只有一套西装。

他出门时就把两件替换的衬衫一起穿在身上,在口袋里放一把牙刷,就可以上路了。
 
婚后,他们住在纽约、巴黎,夏天住在西班牙北部。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杜尚与蒂尼
 
他们一直在一起,直到杜尚生命的最后一天。

富婆们最爱的男人,竟然是他!

马塞尔·杜尚
 
1968 年 10 月 2 日,杜尚于法国塞纳河畔的纳伊去世,享年 81 岁。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