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阅读本文时,建议您点开音乐,边听边看感受更佳。



CHAPTER 01
无头女尸


1919 年的一个清晨,警察敲响了柯克西卡的家门,询问他草坪上那具无头尸体是怎么回事。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奥斯卡·柯克西卡

“我们穿着睡袍去了花园”,柯克西卡在他随后出版的书信集里写道。“我们”指的是他和前晚一同参加酒宴的艺术家朋友们,他们望着那具“女尸”——“身首异处,浑身是血。” 柯克西卡向警方坦诚,自己喝醉之后一怒之下砍下了她的头。
 
不过,他并不需要为自己的暴行付出代价,因为那具残缺不全的“女尸”其实是个真人大小的女玩偶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柯克西卡与他的玩偶


柯克西卡在他的一幅画里描绘了他和他的玩偶共度快乐时光的情形。这幅表现主义肖像画用红色线条突出阴郁的色调,它似乎描绘的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和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女人的双手笨拙地贴紧胸部,乳房袒露无遗。

画里的男人用右手的食指指着女人的胯部,就像幼儿园的老师指着黑板上的关键词。穿着衣服的男人正是柯克西卡本人,而身边这个裸体女人其实是他的玩偶。这幅画透露着诡异的气氛,背后隐藏的故事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柯克西卡作品《我与人偶的自画像

1922 年,柯克西卡创作了这幅《我与人偶的自画像》。正如其名,画中的裸体并非真正的女人,而是一个玩偶,按照他之前的情人及缪斯——作曲家马勒的妻子阿尔玛·马勒的体形定制而成(而今,在AI时代,性爱机器人已大行其道,足已做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但在一个世纪以前,这位 20 世纪的画家通过一个依照前女友容貌仿制的性爱人偶获得了爱情上的满足。



CHAPTER 02
人偶虐恋


1911 年,阿尔玛的丈夫古斯塔夫·马勒离世,一年后,她遇到了在艺术界还是无名小卒的柯克西卡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柯克西卡作品《男孩的梦

据传言,阿尔玛曾这样记录他们第一次碰面的情形:他突然间拥我入怀,那个拥抱于我而言莫名其妙,甚至可以说很吓人,而且很暴力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阿尔玛·马勒

或许阿尔玛是一个很懂得欣赏男人才华的奇女子,很快,她就被柯克西卡的炽烈的热情所感动,与他双双坠入爱河。她把这个男人描述成“最疯狂的野兽”,他的“激情四射,难舍难分……既是狂热的祝福,也是刺耳的咒诅。”

柯克西卡不知道的是,阿尔玛当时还有另外一个男人。与柯克西卡热恋的同时,她正与建筑师、包豪斯创始沃尔特·格罗皮乌斯缠绵悱恻。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阿尔玛·马勒

阿尔玛和柯克西卡之间的风流韵事引人注目,柯克西卡的母亲最后也卷入其中,她威胁阿尔玛:“你要是再和我儿子见面,我就一枪毙了你!”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柯克西卡作品《父母襁褓中的孩子

当时,阿尔玛正怀着柯克西卡的孩子,无奈之下,她只能选择选择堕胎,这对柯克西卡来说简直是致命暴击。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在军队的柯克西卡

正当柯克西卡万念俱灰的时候,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战争的残酷与血腥似乎激活了这位如猛兽般的男人,于是,他在 1914 年加入奥地利骑兵队。

第二年,当柯克西卡由于受伤,获准离开军队回家时,他听说阿尔玛竟然和她的“另一个男朋友”格罗皮乌斯结婚了。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阿尔玛·马勒与格罗皮乌斯

阿尔玛既是柯克西卡的灵魂缪斯,更是他艺术创作的灵感之源,一想到余生无法与她共度,柯克西卡就感到前途一片黯淡,心痛的无法呼吸。于是,他就像所有遭到鄙视的男人一样,想要报复阿尔玛。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柯克西卡作品《爱人

他雇了一位人偶制造者,按照她的体形创造了一个人偶。这个以阿尔玛为原型的人偶可以摆出任何他想要的造型,供他创作裸体画,无需征得阿尔玛的同意。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柯克西卡作品《两个裸体女人
 
1918 年 7 月,柯克西卡结识了著名的人偶制造者赫尔米娜·莫斯,他委托莫斯制造一个人偶,融入他对阿尔玛已然逝去、却仍然炽热的感情。他的要求在信件中表述得十分清楚,可谓煞费苦心,同时也令人毛骨悚然。

“昨天,我已经把和我爱人同样大小的画像送去,恳请您仔仔细细、一丝不苟地按照原图尺寸为我制作一个人偶,”柯克西卡写道,“尤其要注意头部、颈部、胸部、臀部和四肢的尺寸。原图中身体的轮廓要了然于胸,例如从颈部到背部的线条和腹部的曲线。”关于臀部和四肢的叙述还相当不少,并且,这些文字越来越奇怪了。
 
“当我触摸这些部位的时候要有快感,脂肪层和肌肉层要有结实的皮肤覆盖在其上方。第一层(内层)请使用精致、卷曲的马毛;你必须购买旧沙发或类似的东西;还要给马毛消毒。接着,要往屁股和胸部的那层袋子里塞满绒毛。”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阿尔玛”人偶的成品与制作过程

当然了,阿尔玛人偶(又称Doll-ma)既可以用来观赏,又可以触摸,这一点柯克西卡在随后公开的信件中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他一度问过Doll-ma的嘴巴能否张开,以及“嘴里是否有牙齿和舌头”)。他在写作中原原本本地记录了下来:“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拥抱这个人偶时的感受!”

柯克西卡的信件以萧伯纳剧作中的一段恳求结束:“亲爱的莫斯小姐,如果您能够如我所愿地完成这项任务,用这种魔法让我相信,当我看见或者触摸这个人偶时,就以为梦中的女神正在我眼前,那么我将对您精巧的技艺和作为女人的敏感感激不尽,您或许能从我们的讨论中推导出我想要的效果。”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阿尔玛”人偶

事实证明,于 1919 年完成的 Doll-ma 并非和阿尔玛一模一样。她只不过是个没有生命的玩偶。莫斯用天鹅毛制作了这个人偶,它更像是一只受到咒诅的鸟类,而不是真正的人类。莫斯偏离了柯克西卡的自然主义教条,赋予Doll-ma一种明显的超尘脱俗的感觉——它与其说是个人偶,倒不如说是一件前卫的艺术品。
 
柯克西卡对结果的不满可从他写给莫斯的下一封信中窥见一斑。他在信中写道:“北极熊的皮毛,粗糙的工艺适合用作床前小地毯,和女人柔软的皮肤根本就是两码事。”这位艺术家遗憾地说:“就连尝试给她穿上丝袜,都像是要求一位法国舞蹈大师和一只北极熊跳华尔兹。”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阿尔玛”人偶

不过,这个新玩具对这位艺术家来说还是有点用处的。他把人偶带到剧院,以人偶的名义举办派对,甚至还雇佣了一位女仆,专门为她梳妆打扮,贴身侍奉。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蓝衣女子

柯克西卡还为这个毛茸茸的女友画了另外三幅肖像,《蓝衣女子》、《画家与人偶》以及《画架上》。第三幅画最令人感到不安,柯克西卡砸破了第四墙,拿着画笔,将观赏者和他即将作画的无形画布合并在一起。《画架上》的人偶被笨拙地放在上方,紧靠画布边缘,快要看不见了。它弯腰驼背、松松垮垮,双目歪斜,望向远方。柯克西卡一只手抓住它的大腿,另一只手紧握画笔。它更像是一个道具而非一个女人,可见这位艺术家对其厌恶之情日益增长。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画架上


柯克西卡和 Doll-ma 之间令人匪夷所思的关系结束于一个决定性的夜晚,这位艺术家再也无法忍受人偶身上“无法逃避的一切”。因此,他举办了一场酒宴,让他的仆人给 Doll-ma 穿上最时髦的套装。
 
这场盛宴终结于人偶碎尸案。
 
“黎明时分——我和所有人一样,都喝多了——我在花园里砍下了它的头,打开一瓶红酒浇在它的脑袋上。”他回忆说。第二天早上,警察询问柯克西卡那具躺在他院子里浑身是血、身首异处的尸体时。柯克西卡似乎把他对阿尔玛和Doll-ma的怒火混为一谈,才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举动,他杀掉这个像卖花女般的人偶,因为正是这个人偶扼杀了他那还未出世的孩子。



CHAPTER 03
如果一切宛若初见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阿尔玛·马勒

1912 年 4 月 12 日,在继父莫尔介绍下,阿尔玛认识了青年画家柯克西卡。继父请他为阿尔玛画一幅肖像。阿尔玛在日记里写道:
 
“他带来几张毛糙的画纸来作画。过了一会儿,我告诉他,我不能就这样被盯着让他画,于是请求他,我是否可以在他画的时候弹弹钢琴。他开始画了,总是咳嗽,每次都把沾有血迹的手帕藏起来。他的鞋子撕裂了,他的外衣也破了。我们几乎不说话,但他仍然无法着笔。……他停了下来—突然剧烈地抱住了我。我觉得这种拥抱很奇特……我没有明确的反应,似乎是已经使他受到了感动。……他急忙冲了出去,不到一小时,就有一封最美妙的求爱信在我手里了。”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柯克西卡笔下的阿尔玛·马勒

柯克西卡相信阿尔玛会成为他的缪斯,从第一次见面起,他们就开始频繁通信。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和阿尔玛在一起的自画像

阿尔玛与比自己小 7 岁的狂暴而放肆的画家迸发了前所未有的狂热的爱情。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情侣和猫

从这第一幅画像开始,直到 1915 年两人的关系终止,柯克西卡共创作了大约 450 幅画来描绘阿尔玛和表现他对阿尔玛的激情。

畸形恐怖的人偶虐恋背后,竟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纯纯姐弟恋

柯克西卡作品《风中新娘
《风中新娘》为最著名,画中表现出一贯的神经质,笔墨中充满了对情感动荡不定的阿尔玛的焦虑呼唤。画中的女人丰腴、自我,男人却瘦削、憔悴,陷入情网不可自拔,这幅布满幻景与寓意的画以飘忽的造型、运动的线条和冷酷的蓝色调,暗示了这段爱情对柯克西卡而言是难以摆脱的伤痛。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