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阅读本文时,建议您点开音乐,边听边看感受更佳。



CHAPTER 01
空白之国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翻开艺术史,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意大利一直拥有世界上最NB的艺术和艺术家。
意大利NB之后,德国开始NB;
随着埃尔·格列柯抵达伊比利亚,西班牙开始NB了;
而鲁本斯的崛起,佛兰德斯(相当于今天的比利时西部)开始NB了。
在这几个艺术强国的包围之下,我们看到有个国家却一直默默无闻。
直到这个人横空出世。



CHAPTER 02
早年


尼古拉斯·普桑 1594 年出生在诺曼底的一个没落贵族家庭。
 
尽管如此,父母对他的教育十分上心,他受过很多科目的教育,包括文学和拉丁语。父母希望他将来能成为一个律师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Bacchic Scene
Nicolas Poussin
 
不过与他们的期望相反,普桑从小就显示出绘画的天赋,他曾在书上乱画而被老师批评。
 
法国巴洛克画家昆廷·瓦兰在途经普桑镇时偶然发现了他的作品,并鼓励他从事专业绘画,但普桑的父母却不同意。
 
于是,在 1612 年,18 岁的普桑偷偷从家中溜走



CHAPTER 03
一个激动的邀请


他来到了巴黎
 
普桑学习了许多课题,包括解剖和透视,同时与更知名的画家乔治·拉勒曼和费迪南德·埃勒合作。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自画像


当时艺术品交易非常兴盛,像法国王后玛丽·德·梅迪奇这样的人会花巨资聘请艺术家装饰她的宫殿。而富有的土地所有者则寻求原始的宗教作品来装饰他们的家园。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作品《受胎告知


普桑有些郁郁寡欢,他不喜欢工作室模式要求几个人同时工作。

和鲁本斯不一样,他喜欢单打独斗
 
正是在巴黎,他第一次接触到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这让他眼睛一亮,犹如醍醐灌顶
 
到了 1620 年代,普桑的事业日渐起色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作品《耶稣一家从埃及回来》


1622 年,他接受了耶稣会士的第一次委托。

第二年,他被要求制作一幅画挂在圣母院。耶稣会士的画作在艺术界引起了一些注意,一位在法国宫廷供职的意大利诗人吉安·巴蒂斯塔·马里诺聘请他创作了一系列绘画作品。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的贵人,意大利诗人马里诺
 
看到普桑完成的作品,马里诺甚是满意,他拍拍普桑的肩膀:“小老弟,你这么有才,留在法国可惜了,跟大哥去意大利发展吧!”
 
普桑激动无比,立刻答应了——他终于有机会亲眼目睹自己偶像的真迹了



CHAPTER 04
罗马的历练


普桑于 1624 年到达罗马,并将一直呆在那里(尽管有短暂的巴黎之旅),直到 1665 年去世。
 
大哥马里诺在普桑到达后不久就去世了,这使普桑陷入了财政困境
 
马里诺不仅是普桑的朋友,还是他的赞助人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The Empire of Flora

Nicolas Poussin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The Empire of Flora》局部


当时普桑还患有梅毒,天知道他是啥时候染上的,当时梅毒是治不好的
 
尽管如此,普桑还是在意大利艺术家开办的多梅尼基诺学院学习裸体画,并参观大教堂和修道院,仔细研究意大利大师的作品。
 
随后,他在 1627 年创作出了第一件杰作《罗马将军之死》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罗马将军之死
尼古拉斯·普桑
 
他还接受了梵蒂冈唯一的委托,为圣伊拉斯谟的殉难画肖像。
 
也是自那时,他遇到了卡西亚诺·达尔·波佐,他后来成为普桑的赞助人和朋友。
 
达尔·波佐帮助普桑赢得许多其他的委托,巩固了他作为罗马重要画家的地位。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作品《台阶上的圣母》


达尔·波佐还向普桑介绍了文学、哲学艺术史。这使他培养了一种对学习和思考的热爱,由此将指导他未来创作出更伟大的杰作
 
普桑还结识了另一个旅意法国人克劳德·洛兰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作品《雷纳多与亚米达》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普桑洛兰将一起前往坎帕尼亚乡村,在那里他们将描绘英雄和牧歌般的罗马风景。
 
当时,洛兰作为风景画大师早已声名远扬。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克劳德·洛兰作品
 
人们普遍认为,洛兰在创作中比普桑更注重自然的自发性,他帮助普桑认识了大自然的天籁之美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L’Inspiration du poète

Nicolas Poussin


普桑还与巴洛克诗人乔瓦尼·巴蒂斯塔·马里诺、版画和绘图师皮埃特罗·特斯塔他与普桑共同对古代历史感兴趣)和博学家(作家、画家、数学家和牧师)马泰奥·扎克里尼非常熟悉,扎克里尼还是透视学方面的专家。



CHAPTER 05
高光时刻


1630 年,普桑迎娶了美丽的姑娘安妮·玛丽·杜赫特
 
婚后,他开足马力,努力挣钱

终于,两年后,他挣够了钱,在帕奥莉娜大街上买了一栋小房子,成为二人的甜蜜之屋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Selene and Endymion
Nicolas Poussin
 
普桑开始进入高产期,创造力爆表,尽管他一直都是独自工作,从来不曾建立自己的工作室。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The Exposition of Moses
Nicolas Poussin
 
他还大胆地涉足风景画,他的实践促进了风景画流派的发展。普桑的灵感来自罗马乡村之旅,尽管他仍将其作为既定文学故事的背景。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绑架萨宾女人
尼古拉斯·普桑
 
在此期间,他完成了许多著名的作品,如《绑架萨宾女人》(1633-1634)《随着时间的音乐跳舞》(1636)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随着时间的音乐跳舞
尼古拉斯·普桑

普桑为人低调,他选择避开了公共生活,他更喜欢从私人收藏家那里获得佣金,而不是国家或教会的委托。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作品

随着他的的名声越来越大,整个欧洲大陆都听说了普桑这么一号人物。
 
于是,更多的委托纷至沓来,其中便包括来自祖国的邀请。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Pan and Syrinx
Nicolas Poussin
 
他接到巴黎上流社会的一些成员的委托。他受红衣主教黎塞留的委托,画了两幅画《潘的胜利》《酒神的胜利》(挂在黎塞留的房子里而不是教堂里)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作品《 酒神的胜利》


黎塞留对普桑完成的作品赞不绝口,迫不及待地把他推荐给了国王路易十三
 
1639 年,路易十三向普桑发出邀请工作邀请,但普桑还是有点不想离开罗马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局部)

Nicolas Poussin

 
这样推推就就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国王下令(普桑是法国人,无法“抗旨”),普桑才不得不离开意大利前往法国,并于 1640 年 12 月抵达巴黎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Cephalus and Aurora

Nicolas Poussin

 
普桑被任命为国王的首席画家,主要任务是装饰皇家寝宫,并设计卢浮宫长廊,还要为国王和他的宫廷成员绘制祭坛画。他要与一个庞大的助手团队一起工作。

普桑对自己缺乏自主性和国王的特殊要求混合在一起感到沮丧。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The Assumption of the Virgin

Nicolas Poussin


1642 年,普桑最终设法安排返回了意大利
 
事实上,黎塞留于同年 12 月去世,而国王本人也在 4 个月后去世了,这意味着普桑也不必再承担将来重返法国宫廷的任何义务



CHAPTER 06
普桑主义 PK 鲁本斯主义


回到罗马后,普桑发现他的许多老客户都去世了,尽管他在经济上靠越来越多来自法国的委托案维持。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Venus and Adonis

Nicolas Poussin

 
随着普桑年龄的增长,他变得越来越深居简出
 
众所周知,普桑脾气相当暴躁,不容忍其他画家。不过,他却为法国画家查尔斯·勒布伦的作品保驾护航,并曾与他共事 3 年。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Institution of the Eucharist

Nicolas Poussin

 
勒布伦对普桑的世界观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尽管人们对艺术的发展理论有一些争议。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The Apparition of the Virgin the St. James the Great

Nicolas Poussin

 
勒布伦代表他的朋友发言,与评论家罗杰·德·皮尔斯就普桑对颜色的新态度(被称为“普桑主义”)发生争执,“……在这种方法中,色彩会变得更加柔和——换句话说,排在主题之后——而且我们可以在那些遵循古代主题的画家(比如拉斐尔)的作品中找到先例。”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鲁本斯作品

不过德·皮尔斯更支持鲁本斯的作品,他本人从提香科雷乔更具表现力的构图和色彩规则中学习。虽然“鲁本斯主义”被认为赢得了这场辩论,但普桑相反立场却是对未来法国绘画的美学思考做出的回应。



CHAPTER 07
晚年


到了 1650 年,普桑的健康状况开始下降,他的手也开始发抖
 
尽管如此,他还是每年坚持完成 4 幅画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Sleeping Venus, surprised by Satyr

Nicolas Poussin

 
在他去世前的几年里,普桑把他的作品限制在风景画上,包括《皮拉摩斯和提斯贝》(1651),以及 1660 – 1664 年间完成的四季系列作品。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在这个雄心勃勃的系列中,普桑在每张画布上使用了《旧约全书》中的人物来代表各个季节。尤其是在这些作品中,普桑运用了广泛的阅读和对复杂表象的探索,创作出了富有文化和情感意义的作品,同时又表现出自然的内在和谐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Extreme Unction(局部)

Nicolas Poussin

 
1664 年妻子去世后,普桑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
 
1665 年 11 月 19 日,普桑在罗马去世,享年 71 岁。
 
在最后的遗嘱中,普桑明确表示,他不想要一个精心设计的葬礼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Stormy Landscape with Pyramus and Thisbe

Nicolas Poussin

 
罗马城对他的死感到悲伤,随后,一大队游行队伍来到卢西亚的圣洛伦佐教堂,并在那里埋葬了这位伟大的法国人



CHAPTER 08
普桑的“绘画黑科技”


在作画之前,普桑会小心翼翼地拿出几个 20 厘米的小蜡人,还有很多残破的古代雕塑和建筑的模型。
 
接着,他抬起一个左右两边都开了窗户的盒子,盒子前面还有个,可以观察到里面的情景。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Apollo and the Muses
Nicolas Poussin
 
他把捏好的蜡人建筑模型放进盒子里,摆弄一通,精心地给它们选好位置,然后把之前在罗马郊区画的景物小稿放在了背景里面。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il trionfo di flora

Nicolas Poussin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作品《沉睡的维纳斯与丘比特》
 
他打开一侧的窗户,让光线照进去。。他透过在盒子正前方的观察孔,观察着里面的情景。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作品《圣塞西利亚》
 
普桑为很多历史故事和神话故事都搭建过这样的舞台情景参照着里面的布局,光线开始画起了素描的底稿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The Judgement of Solomon
Nicolas Poussin
 
普桑用这些小模型来安排一幕幕古代情景剧。里面融合了古代艺术的各种元素所有的东西都是精心安排的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Bacchanal before a Statue of Pan
Nicolas Poussin
 
从搭建模型到素描底稿,再到最后成稿,每一步都经过严谨地安排和观察。他想尽最大的努力,通过他的画重现古代艺术的和谐,向人们重现这种克制的美

他是法兰西绘画之父,第一个使用“黑科技”作画的人

普桑作品《甚至在阿卡迪亚也有我在》


于是,在完成的画里,你会看到,普桑画里的人物都有一种雕塑般的结实感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