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阅读本文时,建议您点开音乐,边听边看感受更佳。



CHAPTER 01
从生无可恋到活色生香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皮特尔·凡·登·布勒肖像
弗兰斯·哈尔斯
约 1632

跟以前的肖像画相比,哈尔斯的这件作品就像一张快照,我们仿佛认识这位画中人,17 世纪的一位地道的商人。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霍尔拜因作品《理查德·索思韦尔爵士像》
 
我们可以看看大约 100 年前霍尔拜因画的理查德·索思韦尔爵士肖像,画中人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凡·代克作品
 
甚至回想一下同一时期鲁本斯凡·代克委拉斯开兹在欧洲天主教地区画的肖像。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鲁本斯自画像

尽管这些肖像画既生动又忠实,人们还是感到这是精心布置过的姿势,以便传达出贵族们高贵的教养。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委拉斯开兹自画像

这些画显然是耐心画成,被画者需要静坐许多次,画家细致入微地记录细节。

哈尔斯与他们完全不同,他绝不会让模特儿感到困乏。

他在一个特定的瞬间“捕捉到”所画之人,并将他永远地固定在画布上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皮特尔·凡·登·布勒肖像(局部)
弗兰斯·哈尔斯

他迅速、灵巧地挥洒画笔,用几笔浅色和深色展示出蓬松的头发和弄皱的衣袖。而偶然的一瞥中,他又让我们看到了处于特殊动作心情中的被画者。
 
这幅画没有以前的肖像画的对称性,但它并未失去平衡。像巴洛克时期其他艺术家一样,哈尔斯懂的怎样给人平衡的印象,而不显露遵循了什么规则。



CHAPTER 02
早   年


弗朗斯·哈尔斯 1581 年出生于尼德兰南部(佛兰德斯)城市安特卫普,当时这里属于隶属西班牙。几年后(1584 – 1585 年)安特卫普沦陷期间,哈尔斯和家人一起逃到了荷兰共和国哈勒姆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两个男孩唱小曲儿(局部)
弗兰斯·哈尔斯

弗兰斯有两个兄弟,德克乔斯特,两人后来都成为了画家。尽管哈尔斯和他的父母是天主教徒,但德克在哈勒姆接受了新教信仰的洗礼。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Singing Boy with a Flute
Frans Hals

从 1600 年起,哈尔斯在艺术家卡雷尔·范·曼德尔们门下学习,受到意大利式的学院主义教育。但哈尔斯的作品并没有充分反映老师的风格和教诲。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年轻男子与骷髅
弗兰斯·哈尔斯
 
1610 年,哈尔斯加入了圣卢克画家协会,此时他已经 29 岁,算是大龄入会者了。
 
除了绘画,他还开始为市议会担任艺术修复师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Marriage Portrait of Isaac Massa
and Beatrix van der Laen
Frans Hals
 
就在这个时候,他娶了一位新教徒女孩安妮可·哈曼多克,他们在市政厅举行了婚礼。因为哈尔斯天主教徒,他们无法在任何一个教堂里结婚。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微笑的小男孩
弗兰斯·哈尔斯
 
婚后,安妮可生了 3 个孩子,其中两个在婴儿期便夭折了,只有哈门活了下来。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Isabella Coymans
Frans Hals
 
生完 3 个孩子不久,安妮可也去世了,那是 1615 年,哈尔斯 34 岁。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弗兰斯·哈尔斯作品(局部)
 
1616 年,有人声称哈尔斯虐待妻子,但艺术史学家西摩·斯里夫证明,那是哈勒姆的另一个居民。



CHAPTER 03
成   熟   期


从 1612 年到 1624 年,哈尔斯在哈勒姆的圣乔治军团担任火枪手,1616 年他受命为军官们绘制肖像,这是他第一次大规模的公共委托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圣乔治军团的官员盛宴
弗兰斯·哈尔斯
1616
 
同年,他罕见地去了安特卫普(哈尔斯出生地),在那里他看到了鲁本斯和年轻的凡·代克的作品,深受影响。他开始使用松散的笔触蓝绿阴影色调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吉普赛女郎
弗兰斯·哈尔斯
 
1617 年 2 月,在第一任妻子去世 2 年后,哈尔斯在哈勒姆附近的斯帕恩达姆莱斯贝思·雷尼尔结婚。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弗兰斯·哈尔斯作品
 
9 天后,莱斯贝思生了一个女孩接着,她又生了 8 个娃儿。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The Rommel Pot Player
Frans Hals

根据当地记录,莱斯贝思因多次打架被哈勒姆当局警告。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Shrovetide Revellers (The Merry Company)
Frans Hals
 
哈尔斯后来几年的生活都是在哈勒姆度过的,他成为了一位受人尊敬但却经济拮据的肖像画家。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The Laughing Cavalier
Frans Hals
 
他为富商政客公司管理人员作画,也为哈勒姆的老百姓作画——尽管他们并不富有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Fisher Boy 
Frans Hals
 
他成了真正的“人民的艺术家”。



CHAPTER 04
后   期


1644 年,哈尔斯成为圣卢克公会的一名主管。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弗兰斯·哈尔斯自画像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作品不如以前受欢迎了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圣马太像
弗兰斯·哈尔斯
 
为了养活这庞大的一家子人,哈尔斯不得不通过修复画作补充收入,并就艺术税向市议会提出建议。

尽管如此,他还是负债累累,法庭记录显示,1652 年他不得不卖掉自己的物品(一些家具和油画)来还债。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圣路加像
弗兰斯·哈尔斯

他变得越来越穷,从 1664 年起,每年只能都从镇政府那里领取养老金度日
 
1666 年 8 月 26 日,哈尔斯在贫困潦倒中孤独离世
 
由于承担不起丧葬费市政当局为他料理了后事,将他葬在圣巴沃教堂



CHAPTER 05
逆境中的快乐天使


哈尔斯去世后的两个世纪里,人们几乎将他遗忘
 
直到 19 世纪后半叶,库尔贝马奈惠斯勒发现了他,人们才记起这位生前潦倒的艺术家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Marriage Portrait of Isaac Massa
and Beatrix van der Laen(Detail)
Frans Hals
 
梵高说道“通过肖像画这种简单的媒介,哈尔斯描绘出了人性,更确切地说是整个共和国”。
 
哈尔斯生性乐观豁达,尽管他们一家经常吃了上顿没了下顿。但他画中的人物却充满了生存的力量乐观主义精神

而这种精神,不正是和刚独立的荷兰时代的精神相一致吗?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笛卡尔肖像
弗兰斯·哈尔斯
 
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贫富悬殊不平等现象日趋明显,他笔下的人物依然面带笑容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Portrait of a Jester with a Lute
Frans Hals

眼睛的一闪一闪,到咧嘴一笑,都生动至极,哈尔斯巧妙地表现了笑声真诚快乐的人们

快乐其实离我们很近,我们却一直在躲避它
The Laughing Cavalier
Frans Hals

相比那些描绘“生无可恋”的脸孔的大师,哈尔斯是一位充满温度接地气真正的艺术家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