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阅读本文时,建议您点开音乐,边听边看感受更佳。



CHAPTER 01

凡尔登绞肉机



1916 年 1 月开始,德军总参谋长埃里希·冯·法金汉向香贝尼大举增兵,来势汹汹。

 

法军总司令霞飞果然上当了。自 1914 年德军无力攻克凡尔登而转移进攻方向之后,法国人就认为凡尔登要塞已经过时,霞飞在 1915 年即停止强化要塞。而此时德军向香贝尼移动的动作使霞飞异常警惕,他认为德军会向香贝尼进攻,然后从这里进军巴黎。

 

然而,德国人却偷偷往凡尔登方向集结兵力。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凡尔登的战火硝烟

 

随着集结迹象的渐渐明显和暴露,英法联军终于弄清了德军的真正意图。霞飞慌了神,火速下令向凡尔登增兵。但到 2 月 21 日,仅有两个师赶到凡尔登。而这一天,德军开始向凡尔登进攻。德军炮兵团以猛烈的炮火轰击凡尔登要塞,然后发起了冲锋。凡尔登战役的序幕拉开了。德军的 1000 门大炮如雷霆一般轰击着,轮番的冲锋一浪高过一浪。

 

凡尔登要塞司令贝当指挥守军和增援来的军队拼命抵抗。但因增援部队只赶来两个师,加上他自己的两个师,总共才有四个师的兵力,头一天就被德军推进了 6 公里。不过总算稳住了阵脚。

 

战斗对于法军来说是艰苦的。德军有 27 个师,1000 门大炮,而法军只有 11 万人,270 门大炮。但好歹算抵住了德军的进攻。待法国援军赶到之后,双方开始了拉锯战。德军未在头天一举拿下凡尔登,已经失去了战机,双方都在向凡尔登增兵,摆开了决一死战的阵势。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残酷的凡尔登战役,史称“凡尔登绞肉机”

 

随着双方兵力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德军终于坐不住了,在这一场战争中使用了毒气弹


德军的毒气弹是从空中投放的,几十架飞机飞过,在一片空旷的地带,投下大量炸弹。这种炸弹没有多响的声音,只有浓浓的雾,这就是传说中的毒气弹了。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凡尔登战役中,戴防毒面具的士兵


毒气弹投放不久之后,英法联军便有 1 万人死亡。(等到整场战争结束后,双方士兵死亡人数超过 25 万,伤亡总人数达到 50 多万。)

 

那天下午,在清点死亡人数的时候,士兵们在一个“死者”身上发现了一个速写本,于是将它呈给贝当元帅。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莱热笔下的战争


贝当翻开一看,里面是一些潦草的人像素描,记录了士兵的生活和战争的场景,还有一些他凭记忆画下的亲人的肖像。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莱热速写


每幅画的下面都整齐地写着一个签名“F. Léger”( 即费尔南·莱热 )

 

元帅合上了速写本,揉了揉眼睛,坚毅地望向远方。




CHAPTER 02

童年



费尔南·莱热 1881 年 2 月 4 日出生在诺曼底乡下,他的父亲从事买卖牛犊的生意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费尔南·莱热

1881-1955

 

尽管家人并不鼓励莱热成为一名艺术家,但当他表现出绘画天赋时,便将他送到卡昂的一名建筑师那里当学徒。

 

1903 年,在完成军事训练后,他在巴黎的装饰艺术学院和朱利安学院学习。在学习期间,他靠画建筑画和为照相馆修改照片为生。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塞尚作品《大浴女》

1906


莱热早期的绘画受到印象派的影响, 到了 1907 年,在巴黎看了塞尚作品回顾展后,莱热受到极大震动和启发,随着次年立体主义的兴起,其画风发生了彻底变化。他发现了塞尚的重要意义,他比其他画家都更遵循塞尚的“以圆柱体、球体和圆锥体反映自然的著名论点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森林中的裸女

费尔南·莱热

1909-1911

 

莱热的《森林中的裸女》,可能受到毕加索 1908 年《森林中的裸女》的启发。在莱热的笔下,已经变成一种超自然的机器形式和机器人的展览。在这里,莱热回应了塞尚曾经提到过的、用圆柱和椎体组成的艺术品。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毕加索作品《森林中的裸女》


色彩的冷静、与机器人的癫狂动作结合成一体,创造了一种魔鬼活动的气氛,象征一种新的、失去人性的世界。这是意大利的未来主义者在绘画中所追求的那个世界的征兆,但是,这里所强调的是劫难,而不是愿望和进步。




CHAPTER 03

立体主义



立体主义是西方现代艺术史上的一个运动和流派,1908 年始于法国。立体主义的艺术家追求碎裂、解析、重新组合的形式,形成分离的画面——以许多组合的碎片型态为艺术家们所要展现的目标。艺术家以许多的角度来描写对象物,将其置于同一个画面之中,以此来表达对象物最为完整的形象。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毕加索作品《亚维农少女》

1907

 

立体主义开始于 1906 年,由当时居住在法国巴黎蒙马特区的乔治·勃拉克和毕加索所建立。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高脚果盘

费尔南·莱热

 

1909 年,莱热搬到蒙帕纳斯,并绘制了早期立体派作品,如《桌子上的高脚果盘》(1909年)。虽然他见过勃拉克、毕加索和卢梭,但他最亲密的朋友是作家纪尧姆·阿波利奈尔和布莱斯·桑德拉尔。




CHAPTER 04

凡尔登奇迹苏醒



莱热继续在独立学院和奥托姆尼沙龙展出作品,直到 1914 年一战爆发后被征召入伍。

 

1916 年在凡尔登战役中,在惨烈的毒气战中,莱热和他的许多战友被宣布死亡。

 

但他却在战友的尸体旁奇迹般地醒了起来。

 

他头部受了伤,经过紧急抢救,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

 

在战场的这段经历,影响到他后来的艺术风格。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凡尔登战役中,医生在给一位战士包扎


莱热曾回忆说:“我突然被抛人一个令人目眩的、新奇的现实之中。……我在机械兵团的新同伴是矿工、挖路工,铁工厂和木工厂的工人,我在他们中间发现了法兰西人民。同时,我被—个在阳光下竖着的、没有掩蔽的、75 毫米口径的大炮弄得眼花撩乱:那个照耀在银白色金属上的光的魔力。这足够使我忘却 1912 到 1913 年的抽象艺术。”




CHAPTER 05

遇见勒·柯布西耶



1920 年,莱热迎娶了珍妮·奥古斯丁·洛希,还认识了勒·柯布西耶,他和柯布一直是最亲密的朋友。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勒·柯布西耶

 

勒·柯布西耶是当今最广为人知的一位现代主义建筑师、画家。1918年,柯布作为一位画家发起了纯粹主义运动,以反对综合立体主义,他认为综合立体主义已经变成了一种与机械时代脱轨的浮躁艺术。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莱热(左)与柯布西耶(右)


纯粹主义者认为机械本身的功能线条和纯粹形状,不论是在绘画、建筑还是工业产品设计上,都对艺术家和设计师有着极大的借鉴意义。柯布的“机器美学”让莱热大为震动,两人一拍即合。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莱热(左)与柯布西耶(右)


他与柯布西耶周围的圈子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们都对机械感兴趣,描绘速度与运动。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三个女子

费尔南·莱热

1921


在 1921 年的《三个女子》中,失去个性的人物,是机器式体积的造型,以严格的矩形背景作陪衬。三个人物的面孔没有个性,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观者。同时这幅画也朝着抽象进了一步,唤起了一个机器幻想的世界。莱热只有极少数的画被认为是完全抽象的。




CHAPTER 06

城市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城市

费尔南·莱热


《城市》标志着莱热探索现实性和绘画表现的又一个阶段。在大多数早期作品中,他运用了冷静的雕塑式手法,使造型从画布表面突出来,以达到似乎要脱开画面的地步。


在《城市》里,显然他在着手掌握雕塑式的丰满性,通过一个刚硬的建筑,建立起二维画面的主体。然后他再运用综合立体主义的一系列发展,去产生各种类型的幻觉变化。前景的柱子是浅浮雕造型,倾斜的平面暗示透视深度的幻觉。机器、建筑物、登楼梯的机器人、漏版印的字母、符号等逐个要素,都为《城市》工业世界的万花筒景象添一分光景。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Factories

Fernand Léger


在 1920 年代到 1930 年代的人物构图中,他创造了一种有纪律、甚至有点吓人的象征,象征着勇敢的、机器的新世界。在手法上,则是起源于法国普桑和大卫的古典传统。


在 20 世纪 20 年代,他开拓了其他创造性表达方法。他为芭蕾和戏剧表演画画、制作布景和服装,甚至在 1924 年拍摄了电影《机械芭蕾》。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阿梅德·奥占芳


也正是在 1924 年,他与阿梅德·奥占芳在巴黎建立了一所免费的现代艺术学校,在那里他与玛丽·罗兰珊和亚历山德拉·埃克斯特一起执教。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Young girl holding a flower

Fernand Léger

 

他在 20 世纪 30 年代的社会问题中体现了他的平等主题。他是松散的两次大战之间古典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在这期间,莱热开始了几系列被称为“周期”的绘画,这些绘画展示了建筑工人、骑自行车的人和潜水员等不同群体的人。这些作品常常将他对技术和机械的兴趣与对人体形态的日益关注结合在一起,如《建设者系列》。




CHAPTER 07

向路易·大卫致敬



在他的生命最后二十年中,他把精力集中到一部分主题上。他以各种方式进行探索,从他生平最抽象的作法,到最富于刻画性地描绘对象。他试图总结一下,他在探讨当代工业世界中的人及人的地位等方面的经验。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费尔南·莱热作品


尽管这只是对社会问题的一部分探索,但对他来说,这个因素是重要的。也是莱热作为一个艺术家对这个世界进行的视觉方面的探索,是为了表现这个世界,运用造型手段对这个世界做最终的评价。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黄色背景中的潜水者

费尔南·莱热


在所作的许多潜水者的画稿里,他探讨了一种流动的变化。轮廓鲜明的人物,相互交织的构图,把人物表现成平涂的或造型的色块,在很浅的深度中出没。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The Camper

Fernand Léger


一系列的《骑自行车者》与潜水者相比,则又回到了更容易理解的主题上。潜水者强调的是人物在空间里运动的形式组合问题。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向路易·大卫致敬

费尔南·莱热

1948-1949


在 1948 – 1949 年制作的《向路易·大卫致敬》的一个稿本中,表现了一个小资产阶级的家庭星期天出游的快乐情景。女人们,有的衣着整齐,也有着游泳装,男人着赴会的盛装,一家人直挺挺地摆好姿势,照个出游的全家福。


像莱热后期所有的绘画一样,图画有一个立体主义结构的框子。但如果从风格的表现来看,它也是现实主义的,提示了一种原始的或天真的社会注解式的因素,甚至是超现实主义的幻想。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费尔南·莱热作品


所有这些特征所反映的概念、风格以及那些四处并起兴旺昌盛的运动,在某些情况下,已经在 20 世纪的头四十年当中衰落了。尽管莱热致力于他自己的机器立体主义的形式,但他并不是没有受到这些运动的影响。




CHAPTER 08

伟大的建设者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伟大的建设者

费尔南·莱热

1950


《伟大的建设者》是莱热后期主题的另一个高潮。这里有建筑的梁柱构架,建设者们在构架上工作。艺术家以明朗的蓝天为背景,以红、黄和黑色平面,表现了一个严格几何形的结构。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乡游》,又到了田园牧歌式的主题上,这是骑自行车者的发展。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费尔南·莱热作品


斜倚的人物,组织到一个仅仅有点提示性的风景里。通过人物在风景中的田园风景画传统,又把我们从塞尚、雷诺阿和马奈,带回到普桑、提香和乔尔乔内的时代。这时艺术家已经让色彩和线条彻底分家了。人物和风景要素,以浓重的黑轮廓线很写实地画在一个白底子上。漂浮在画面上的是一系列红、蓝、橙、黄及灰色的自由画。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伟大的行列

费尔南·莱热

1954

 

《伟大的行列》不仅是这个系列主题的最后高潮,而且也是莱热终生念念不忘的“马戏团主题”的一个顶峰。他和许多现代艺术大师都迷恋这一主题。在这块巨大的画布上,他又回到了《建设者》对结构的探索,和《向路易·大卫致敬》古典的正面化上。如同《乡游》一样,人物主要画成白底子上的轮廓线,色彩单独表现成大的平涂色块。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the outing in the country

Fernand Léger

1954

 

虽然他的兴趣大部分在于特定地表现和解说主题以及对社会的观察,但这些最后的作品,显然还是坚持以机械形式为基础的最早期的立体主义主张。他是一位少有的一丝不苟的艺术家,从没有真正放弃过立体主义,从他每一阶段众多的作品也可以证明,他不断地更新主题,和他那以多种形式来表现主题的潜在能力。




CHAPTER 09

晚年



莱热第一次访问美国是在 1931 年,为了躲避第二次世界大战,他搬到了纽约市。

 

1940 到 1945 年间,莱热影响了许多纽约画派画家,并在耶鲁大学主持了一个名为“建筑中的色彩”的系列讲座。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费尔南·莱热作品

 

1945 年回到法国后,莱热加入了共产党。他的妻子珍妮于 1950 年去世。1952 年莱热与娜迪亚·霍多塞维奇再婚。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莱热与英国模特安妮·冈宁在巴黎工作室

 

莱热对大规模的公共艺术越来越感兴趣,在他死前的几年里,他在欧洲和南美洲创作了马赛克、彩色玻璃窗和壁画。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费尔南·莱热壁画作品

 

1955 年 8 月 17 日,费尔南·莱热在法国伊维特郡的家中去世,享年 74 岁。


他是柯布西耶的好哥们,在一战中毒气受伤后,开始用机器赞美生活,终成一代立体主义大师

费尔南·莱热

1881-1955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