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阅读本文时,建议您点开音乐,边听边看感受更佳。



CHAPTER 01

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1930 年代的西班牙,由于种种社会矛盾,左右翼分子互相攻击、政府改革的失败、旧势力军人和宗教人士的不满,长期下来使得对立走向武装斗争,最后在右翼军人的策划下,终于在 1936 年 7 月 17 日,西班牙内战爆发。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加西亚·洛尔卡

1898 – 1936


仅仅一个月后,38 岁的西班牙诗人加西亚·洛尔卡惨遭法西斯分子杀害,年仅 38 岁。

 

法西斯分子杀害了洛尔卡,这成为了一个非正义的象征,对于许多艺术家和知识分子而言,西班牙内战体现了现代主义同已建立的文化价值观的严重冲突与对抗。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西班牙共和国挽歌系列

罗伯特·马瑟韦尔


几年后,罗伯特·马瑟韦尔开始绘制大型作品《西班牙共和国挽歌》,以此纪念这位不幸身亡的伟大的西班牙诗人。

 

“我们坚决不能遗忘所有死亡的残酷,”马瑟韦尔说道。

 

“挽歌”一词意指葬礼哀歌。洛尔卡的诗歌写的是一位英勇的斗士在斗牛场被刺伤,鲜血是红色的,太阳泛着白光,还有死亡和阴影的黑暗,这三种象征性的颜色以诗歌的主要意向为中心,营造出了符合诗歌意境的氛围。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罗伯特·马瑟韦尔

1915-1991


马瑟韦尔精通文学、哲学和欧洲现代主义传统。他的绘画、版画和拼贴画的特点是简单的形状、大胆的色彩对比,以及克制和大胆的笔触之间的动态平衡。不仅反映了与艺术史、哲学和当代艺术的对话,更反映了对当代事件和人的生存、死亡、压迫和革命的反思。




CHAPTER 02

银行家之子



马瑟韦尔 1915 年 1 月 24 日出生于美国华盛顿州阿伯丁,父亲是一家银行的董事长,从小他就在富裕的家庭环境下长大,并接受着良好的教育。但马瑟韦尔身体不好,常常为急性哮喘所苦,这使得他对于生命和死亡有着独特的理解和感受。由于发病时间大约在清晨两三点,所以,马瑟韦尔总是会故意晚睡,避开发病的可能性,后来他更养成夜间作画的习惯,仿佛只是为了自己活下去。在他后来的作品中,如《窄小的西班牙监狱》便能看出他与窒息感、禁闭斗争等重要主题。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窄小的西班牙监狱

罗伯特·马瑟韦尔


据说,马瑟韦尔第一次表现出对素描和绘画的兴趣是在他 3 岁那年。当时,老师给他展示了一张天气图,这让他意识到原来还可以用这样的图形来描绘现实中的事物。就这样,绘画在懵懂的马瑟韦尔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虽然种子早早种下,但却一直没能开花结果。

 

1932 年,他进入了斯坦福大学攻读哲学和法国现代文学。毕业后,他开始在哈佛大学攻读哲学博士,但 1938 年他开始了长达一年的欧洲之旅,其间他爱上了欧洲现代主义,他的学业也因此中断。




CHAPTER 03

与欧洲现代派的知识关联



马瑟韦尔 1940 年秋天没有回到哈佛大学继续读书,而是去哥伦比亚大学修读了艺术史。在那里,他结识了迈耶·夏皮罗,夏皮罗是一位年轻的导师,他鼓励马瑟韦尔退学,开始画画。夏皮罗介绍他认识了一些来到纽约的欧洲超现实主义画家,包括库尔特·塞利格曼——马瑟韦尔向他学习雕刻。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库尔特·塞利格曼作品


很快马瑟韦尔相继认识了马塔、杜尚、恩斯特、兰姆、马松、唐吉和布勒东。由于他对精神分析感兴趣并且有着扎实的知识背景,他同这些清醒的超现实主义画家相处得十分愉快。


他们都对浪漫主义和象征主义传统赞赏有加,尤其是诗歌,同时马瑟韦尔也被他们自动主义的技法深深吸引。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塞尔·杜尚

1887-1968


在马瑟韦尔看来,那个年代的艺术家的任务在于“将美国艺术提升至欧洲现代主义的水平,而不是其他艺术派别的衍生物”。对他而言,自动主义提供了“一个没有植入任何风格的创新理念”,似乎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行方法,而且它只是将个体自然的东西表现出来,此后纽约画派的美学逐渐明确,并开始以自动主义为中心。

 

当超现实主义画家从利用自动主义去探索大脑无意识的活动,转向用更传统的方式去描述他们发现的现象时,马瑟韦尔和其他纽约画派的画家则将自动主义看作是生成形式的手段,这也直接体现了他们为自我界定所做的生存努力。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杰克逊·波洛克


1942 年,马瑟韦尔与克拉斯纳、波洛克和巴齐奥蒂相识后不久,他开始创作自动主义诗歌。

 

次年,佩姬·古根海姆打算举办一场由欧洲现代派艺术家创作的拼贴艺术展;问他和波洛克是否愿意尝试拼贴艺术,如果作品好的话也可以参展。


马瑟韦尔和波洛克于是在波洛克的工作室里一起做出了他们第一批拼贴作品,并于同年在佩姬的画廊里展出。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瑟韦尔作品


马瑟韦尔与波洛克的方式不太一样,他倾向于通过引入美国情感来改革一种既有语言,而波洛克则希望直接无视那种语言。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瑟韦尔作品


马瑟韦尔对拼贴语言的娴熟运用源自他和欧洲现代派从未间断的对话。1951 年,他解释说:“每一位睿智的画家头脑中都装有整套现代绘画的文化。这才是他真正的主题,他所画的每一样东西都围绕主题,既包含敬意又不失批判。”




CHAPTER 04

潘丘·维拉,生存与死亡



与版画制作不同的是,拼贴艺术从一开始就成为了马瑟韦尔艺术发展的主攻方向。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潘丘·维拉,生存与死亡

罗伯特·马瑟韦尔

纸板拼贴树胶水彩画和油画

71.1 x 91.1 cm

1943


《潘丘·维拉,生存与死亡》是他第一批拼贴作品的其中一张,被现代艺术博物馆于 1943 年在佩姬·古根海姆的展览上收购。他后来谈论过这幅作品的即时创作灵感,来自 1941 年夏天同马塔在墨西哥的旅行,他记录道:

 

“我痴迷于阿尼塔·布伦南那本绝妙的墨西哥革命摄影书,名字叫做《风吹过的墨西哥》。有张照片是被枪杀后的潘丘·维拉,身体展开——真的是四肢摊开趴在地上成 T 字形,浑身是血。”

 

在这幅拼贴中的死者身上满是弹眼,右侧背景上的重要人物显然被剥夺了性器官。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以潘丘·维拉为原型,讲述墨西哥革命的电影《革命往事》

导演:赛尔乔·莱昂内

 

在这幅早期拼贴作品中,马瑟韦尔已经确立了他艺术生涯最重要、也最普遍的主题:生与死、暴力以及革命。他还鼓励一种形式对立,即强烈的情感因素抑制情感之间的对立。


而椭圆和垂直条纹之间的形式对立,则预示着马瑟韦尔最著名的系列作品——他将于 1948 年开始创作的《挽歌》。




CHAPTER 05

教学、写作和编辑工作



马瑟韦尔深深地扎根于更加广博的欧洲传统中,他的画室的墙上甚至还贴着一张波德莱尔的照片。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查尔斯·波德莱尔

1821 -1867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瑟韦尔在格林尼治村的工作室

墙上可见波德莱尔的照片

1943


他钦佩用纯智力作画的蒙德里安;他被阿尔普、克利,当然还包括毕加索、马蒂斯和米罗等早一批现代主义的主流艺术家所吸引。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野口勇

1904-1988

 

1941 年,他不仅与纽约的超现实主义画家结交,还结识了蒙德里安、夏加尔、莱热、利普希茨、考尔德、奥占芳、扎德金及野口勇。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瑟韦尔作品


1944 年,佩姬·古根海姆在本世纪艺术画廊为马瑟韦尔举办了他的首次个人展览。1945 年,他同经纪人山姆·库兹签约,从此他有了稳定收入。此外他还在教书。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瑟韦尔作品


1945 年到 1951 年的夏天,马瑟韦尔都在黑山学院教课,这所学校是北卡罗莱纳州的一所进步学校,威廉·德库宁、约瑟夫·阿尔伯斯、摩斯·肯宁汉、约翰·凯奇、罗伯特·劳申伯格和许多有趣的艺术名流及文学巨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这所学校度过了 10 年时间。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克·罗斯科作品《无题(白红底上紫黑橙黄)


马瑟韦尔与大卫·哈尔、威廉·巴齐奥蒂、马克·罗斯科和最初的克莱福特·斯蒂尔于 1948 年在格林威治村成立了一所学校,校名叫“艺术家主题”,之所以这样命名是想强调他们对内容的关注,尽管他们都致力于抽象艺术。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巴尼特·纽曼作品《人,英勇而崇高

1950-1951


艺术家主题学校举办了一些公开的集会和讨论,这为欣欣向荣的格林威治村艺术界提供了一个聚点。学校刚开不久,斯蒂尔就离开了,于是巴尼特·纽曼接替他的位置。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托尼·史密斯作品《For Marjorie

1961


次年,托尼·史密斯接管了这个组织,但是他关闭了学校,只保留了讲座与集会。“艺术家主题”转变成“35 工作室”(Studio 35)后,并与俱乐部(The Club)合并,继续举办一些吸引人的集会;但这时马瑟韦尔和他的同伴们只是偶尔参与一下。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瑟韦尔作品


除了教学,马瑟韦尔对知识也有着浓厚的兴趣,这也使得他在 1940 年代积极参与各种演讲、写作和编辑工作。1942 年,他为第一期的超现实主义期刊《VVV》撰稿。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瑟韦尔作品


1944 年,马瑟韦尔担任了出版商和图书经销商皆为乔治·威特恩博恩的《现代艺术文献》丛书的编辑。这套文献翻译了重要的现代艺术原著,为美国青年艺术家了解欧洲现代主义的艺术理论发挥了关键性作用。




CHAPTER 06

《挽歌》系列



马瑟韦尔在东汉普顿度过了 1945 和 1946 年的夏天,那里已经成为纽约画派艺术家们的夏季聚点。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米罗作品《人投鸟一石子


在毕加索和米罗的影响下,他在那儿画了许多变形鸟和变形人,1947 年马瑟韦尔在东汉普顿盖了一所房子。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瑟韦尔作品

 

1948 年他开始创作《西班牙共和国挽歌》系列,起初他用钢笔画了一张速写来契合哈罗德·罗森伯格的一首名为《为了每只鸟的一只鸟》的诗歌,这首诗原是为《可能性》(由罗伯特·马瑟韦尔、皮埃尔·夏洛、哈罗德·罗森伯格和约翰·凯奇共同创办的一本小杂志)的第二期所做。但该期刊第二期从始至终没有被印刷出来,马瑟韦尔就将这张速写塞进抽屉,忘了近一年。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下午5点

罗伯特·马瑟韦尔

复合板上酪蛋白画

38.1 x 50.8 cm

1994


1949 年他又发现了这张速写,一时兴起就以它为基础创作了一幅小画,名为《下午 5 点》,契合加西亚·洛尔卡的诗歌《献给伊格纳西奥·桑切斯·梅西亚斯的挽歌》中的副歌部分。


在这幅作品中,只有简朴庄重的单色,以及经过严谨构图后生成的规则条状和椭圆形,它们成为自发的情感因素的显著衬托,例如散漫随意的姿态的画法、滴洒颜料的方法,以及艺术家随心所欲、无规律可循的叛逆打破了固有的条状和椭圆形交替的构图顺序。这张离经叛道的作品体现了对秩序的反抗,而实质上,它是对更加广泛前沿秩序的反抗——从心理、政治到文化方面的秩序。尽管它是抽象语言,但它具有多重隐喻意义,在其关联的多个层面都有明确的含义。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工作中的马瑟韦尔

 

马瑟韦尔和其他纽约画派艺术家都强调他们的抽象作品主题的特性。当马瑟韦尔回忆道他画的这幅放大版的素描时,他谈及“放弃、绝望和无助”的暗喻。


在绘画过程中,他在悲情笼罩下,将这些情感转化成富有诗意的视觉版本。他回忆道:


“当我画大幅的《下午五点》时,我发现它好像是一座庙,而哈罗德那副(他为《可能性》而创作的那副小画)则是一座瞭望亭。当我认出这是一座庙时,我开始四下张望……该拿什么去这座神庙献祭,这些也在洛尔卡的作品中有所体现。”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西班牙共和国挽歌系列

罗伯特·马瑟韦尔


在 1930 年代西班牙的内战中,法西斯分子杀害了西班牙诗人加西亚·洛尔卡,这成为了一个非正义的象征,对于许多艺术家和知识分子而言,西班牙内战体现了现代主义同已建立的文化价值观的冲突与对抗。正如马瑟韦尔有次谈到,所有《挽歌》的主题都是“坚决不能遗忘所有死亡的残酷。”


“挽歌”一词意指葬礼哀歌。洛尔卡的诗歌写的是一位英勇的斗士在斗牛场被刺伤,鲜血是红色的,太阳泛着白光,还有死亡和阴影的黑暗,这三种象征性的颜色以诗歌的主要意向为中心,营造出了符合诗歌意境的氛围。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108 号

罗伯特·马瑟韦尔

 

在完成《下午 5 点》之后,马瑟韦尔还利用相同的构图原则(即在白色画布上,黑色条状和椭圆形交替出现)创作了其他作品,他用西班牙不同城市的名字给这些作品命名。然后他重新整理,将整个系列命名为《西班牙共和国挽歌》,并给它们依次编号;这个主题贯穿了马瑟韦尔随后 40 年的艺术生涯。


他按照大型壁画的比例来绘制挽歌系列,先确定主要构图形式,然后再逐渐填充;在创作的最后阶段,通过勾勒轮廓和滴洒颜料的方式加以调整,这些区域正是整个构图中最富有表现力的部分。




CHAPTER 07

《我爱你》系列



《挽歌》是马瑟韦尔作品中首个重要的主题系列。第二个出现的主题是《我爱你》系列,这批作品大多创作于 1953 年到 1957 年期间,即他第二段婚姻(1950-1957)的后期。马瑟韦尔的两个女儿就是在那个阶段出生的;这一时期,他还同大卫·史密斯建立了友谊(1950年),并将他避暑的地点从汉普顿转移到了普罗温斯敦(从1956年开始)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我爱你》系列

罗伯特·马瑟韦尔


《我爱你》系列的特点是在画布上用法文写“Jet’aime”(我爱你)。题字周围灰暗单调的颜色和原始粗犷的笔法,让人不由想起地中海文化的典雅。




CHAPTER 08

《打开》系列



马瑟韦尔的第三个重要主题《打开》系列是在构图的基础上创作出来的。他于 1967 年至 1968 年,即他和画家海伦·弗兰肯塞勒的婚姻刚刚结束后不久,开始创作这一系列。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海伦·弗兰肯塞勒与罗伯特·马瑟韦尔


这些作品涉及几何分割,从画布上方向下,通常是一个三边窗户或一个箱子的图形。它们的结构简单明了,似乎就是 1960 年代形式主义评论家(特别是格林伯格,他和弗兰肯塞勒关系很好,也是她的前男友)所推崇的分析。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打开》系列

罗伯特·马瑟韦尔


但是,在《打开》系列,无论是比例问题还是素描部分,都依赖于瞬间姿态,这和《挽歌》系列的姿态一样都是自发的。虽然画面设计简单,但是《打开》有着很强的表现力。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蓝色绘画课:绘画之逻辑的研究

5 幅系列之 1 号

罗伯特·马瑟韦尔

1.55 x 1.12 m


《蓝色绘画课》这一系列包含 5 幅作品,浓艳又温暖的蓝色让人仿佛置身于海边,清新的感觉扑面而来。




CHAPTER 09

晚年



在 1970 年代和 1980 年代,马瑟韦尔开始创作越来越独特的主题系列作品,也包括系列中的子主题系列。随着他对作品的形式越来越自信。他的作品愈发精妙,作品所涉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广。


对他而言,似乎每幅新作都会产生新问题,但同时又刚好和他美学作品的复杂整体性相吻合。在纽约画派的主流画家中,马瑟韦尔比任何画家都更强烈地认为,绘画是一个哲学升华的过程。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马瑟韦尔作品


与他的许多朋友和抽象表现主义运动的同时代人不同——他们的生活和事业都燃烧得很灿烂,但时间太短了。


马瑟韦尔将在最后的三十年里继续卓有成效地工作。他花了这些年的时间绘画,版画,讲课,并进一步扩展了他整个人生的主题。


不能遗忘所有残酷的死亡—罗伯特·马瑟韦尔与《西班牙共和国挽歌》

罗伯特·马瑟韦尔

1915-1991

 

在经历了漫长而多产的职业生涯后,马瑟韦尔于 1991 年 7 月 16 日在马萨诸塞州普罗文斯敦的家中去世,享年 76 岁。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