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

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得到安慰,

那么只有人和物的运动能够分散其注意力,

甚至给予慰藉。

如果树上的叶子不动,

树该有多么悲伤,

我们也是如此!

——埃德加·德加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

ballerina on pointe

Edgar Degas 

德加对女人观察得最细致入微的场所,

让他的窥视癖得到最大程度满足的地方

并不是澡盆旁或是斯巴达的草坪上,

而是在剧院的包厢里

——他很喜欢坐在包厢中观赏芭蕾舞。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

巴黎歌剧院

 

德加是巴黎歌剧院的常客,

这座剧院于 1875 年开门迎客,

人们很快便趋之若鹜。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2

巴黎歌剧院(内景)

 

剧院装饰基本是由水晶和镜子构成,

至少看上去是如此。

这类巴洛克风格的装饰物太多了,

足以将整个梵蒂冈装点得金碧辉煌。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3

巴黎歌剧院(内景)

 

那时的典型资产阶级男性,

一周中会有好几个晚上在这座剧院度过。

来这里欣赏歌舞并不是他们唯一的目的,

剧院中考究的露台,华美的休息厅,

让贵客得以蹁跹而入,

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而这片拥有 2500 个座位的观众席,

则是为窥视狂们量身定制的。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4

德加笔作品

 

19 世纪的资产阶级男性

只有在观看芭蕾舞时

才能欣赏到单薄衣着之下的女性美,

而又不显得自己是好色之徒。

他们隐匿在黑暗中,窥视着……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5

粉色舞者

埃德加·德加

 

德加购买了巴黎歌剧院的季票,

他对芭蕾舞与剧院如痴如醉。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6

德加自画像

 

他的许多最具独创性的画作,

就是坐在巴黎歌剧院坐席上构思的。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7

歌剧管弦乐队

埃德加·德加

 

有时,他会抬起头来,

目光跃过管弦乐队,

望向舞台的尽头,

那里光影交织,

展现着黑夜中的魔法。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8

德加笔下的芭蕾舞女

 

但更多的时候,

他都是坐在上面的包厢,

俯视着那些舞女,

欣赏她们的光彩四射,靓影翩翩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9

舞蹈课

埃德加·德加

有意思的是,

德加从不画著名的芭蕾舞女,

比如芭蕾舞女主角,

或是名声在外的美女;

他更愿意描绘那些平凡的女孩

——芭蕾舞团里籍籍无名的舞者,

比如被人们蔑称为“芭蕾老鼠”的舞蹈学生。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0

排练

埃德加·德加

 

他也不仅仅是在画面上展现这些女孩的形象,

1881 年,

在第六届印象派画展上,

德加送去了一件雕塑,

令所有人大跌眼镜。

雕塑名为《 14 岁的小舞者》。

它是如此栩栩如生,

令人啧啧称奇。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1

14 岁的小舞者

埃德加·德加

 

他用蜡塑造小女孩的形象,

涂上逼真的颜色,

粘上真正的头发,

穿上真正的衣服,

他甚至还用一条真正的发带来固定雕塑的头发,

——而那发带正是模特送给他的。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2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3

14 岁的小舞者

埃德加·德加

今天,

我们只能在博物馆看到用青铜制成的复制品,

它们也非常美丽,

但却远不如手工上色的蜡质芭蕾舞者

——那么古怪,那么新奇,又那么栩栩如生。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4

一位少女在模仿小舞者

这座雕塑的模特就是一位典型的巴黎底层舞者,

她的名字叫玛丽·范·歌德,

和很多芭蕾舞者一样,

她是穷苦工人阶级的孩子。

玛丽的父母从比利时迁到巴黎,

试图摆脱贫困,但仍过着艰苦的生活。

玛丽在家里三个姐妹中排名老二,

在她们的父亲去世后,

母亲开始把做洗衣女工的收入花在苦艾酒上。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5

德加笔下的芭蕾舞女

玛丽的大姐安托瓦内特是一名 17 岁的芭蕾舞演员,

为了照顾玛丽和小妹妹夏洛特,

她安排她们去巴黎歌剧芭蕾舞学校学习,

以避免在洗衣房生活。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6

芭蕾舞训练

埃德加·德加

 

这些小舞者被称为“小老鼠”,

字面意思是歌剧院的老鼠,

大概是因为他们在歌剧舞台上

以微小的、快速移动的步伐匆匆地走动。

但这个称呼也与肮脏和贫穷相关联。

同时,这些年轻、漂亮却贫穷的芭蕾舞学生

也被一些不怀好意的男性“保护者”们

视为潜在的“目标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7

舞蹈室

埃德加·德加

 

也正是在这里,

玛丽吸引了画家德加的目光。

德加把她带到了自己的画室。

他理解这些芭蕾舞者的困境,

《14 岁的小舞者》是一个非常辛酸、

感人至深的艺术作品。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8

14 岁的小舞者

埃德加·德加

 

而德加照着她的模样创作雕塑时

正如雕塑的名字中所写

——她年仅 14 岁,

还只是歌剧院的一名舞蹈学生。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19

杜埃大街 与 喷泉大街 路口

 前方左侧为玛丽居住的杜埃大街

右侧为德加居住的喷泉大街

 

在巴黎,玛丽住的地方离德加的住所很近,

近到转过街角就到了。

玛丽住在杜埃大街,

而德加住在与之相交的喷泉大街,

玛丽经常跑到德加的画室去做模特。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20

14 岁的小舞者

埃德加·德加

 

于是,人们纷纷议论她的品行,

一时,坊间流言四起,

说她邋遢,说她粗俗,说她下贱,

这些言论无不深深刺伤着这位少女的心灵。

 

德加拍拍玛丽的肩膀,

让她不要理会这些流言,

玛丽,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巴黎的女人都太闲了!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21

舞蹈课

埃德加·德加

85 x 75 cm

1874

 

玛丽为自己拥有一头亮丽的长发而感到自豪,

当她翩翩起舞的时候,她会扬起下巴,

顷刻间,长发便从后背倾洒而下。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22

《舞蹈课》局部

女孩(以玛丽为模特)坐在大钢琴上,

正抓挠自己的背

双目闭着,下颚翘着

享受片刻的放松

 

德加的画作中也能看到她的这种形象。

在《舞蹈课》中,闭目休息的女孩就是玛丽,

带着她标志性的头发和下巴。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23

14 岁的小舞者

埃德加·德加

 

德加让她为自己的雕塑摆出的造型

难度很大,

而且一点也不自然。

他让玛丽把手臂向后伸到极限,

并让她将下巴扬起得再高些,

而玛丽的双脚也呈现出非常奇怪的姿势,

这既不是什么舞蹈姿势,

也不是练功的姿势,

究竟有什么寓意呢?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24

14 岁的小舞者

埃德加·德加

 

第六届印象派画展的评论家们也是一头雾水,

这位底层的舞者似乎饱含了新生的力量。

艾莉·杜蒙在《文明报》中写道:

“让人想将她做成标本保存下来”。

《美术评论报》更是出言不逊,

它刊载了这样一条评论:

“可怜的小姑娘和刚出生的老鼠没什么两样,

将她那小小的口鼻使劲向前拱”。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25

14 岁的小舞者

埃德加·德加

 

这种想法令人惊愕不已,

那么,德加是否真的是故意

将这位底层舞者塑造得像只老鼠?

《小舞者》中是否蕴含着残忍的进化论意义?

——我宁愿相信他没有。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26

晚年的德加

 

因为,直到他 1917 年去世,

德加一直将这件作品留在身边。

 

德加死后,

在他的工作室里,

人们发现了《 14 岁的小舞者》!

 

德加:若要让不快乐的人快乐,只有人与物的运动;如果树上叶子不动,树该多么悲伤,我们也是如此!插图27

14 岁的小舞者

埃德加·德加

 

本文转自 建筑VS艺术VS音乐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此文于网络收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1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 })();